第六卷 第八十九节 重铸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八十九节 重铸

沙正阳一旦行动起来就雷厉风行。 他花了一个半月对建筑、房地产和建材这三个在原来长川实业和三大煤业三产中资产比重都比较大的版块进行了集中调研,特别是通过一些侧面渠道俩了解,也算是对整个情况有了一个大概了解,所以很快就开始动手。 新的整合竞聘方案在所有涉及到的多家企业都进行了公开张贴,并提供了必要的相关资料,然后罗列了竞聘的基本条件和参加竞聘所需要准备的相关资料。 按照设定,未来整个长川建设将要全面进行整合,包括现有的长川建设副总经理以上的干部以及三大煤业的三大煤建公司的副总经理级别以上的领导班子成员均可参与组建团队,在一个月内提交方案参与竞聘。 对竞聘的团队也有相当细化的要求,包括管理团队、技术团队、营销团队、后勤团队等一整套人马,同时对每一块都有具体要求,同时也对参与竞聘的团队在方案制定上有具体数据要求。 而且按照规定,竞聘成功的话,将要缴纳必要数量的保证金,一旦无法完成目标任务,保证金将会按照规定予以惩罚性没收。 同时各企业的纪检审计干部由长河能源集团和长川实业直接指派,不受下设子公司管辖,这样来确保国有资产不会因为团队出于短期利益需要而受到损失。 在整个竞聘规则的设计上,沙正阳、徐利平以及长川实业办公室和战略规划和管理部一干人也是熬了不知道多少个夜,可谓殚精竭虑的来策划这样一个显得相当新颖的竞聘方案。 沙正阳也清楚实际上这类竞聘并不是完美无缺的,甚至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是他还是觉得,有这样一种模式来搞竞争,总胜过那种完全靠上面任命安排,同时在具体任务指标上予以明确,也能够既让这些竞聘团队有动力,也还是要有一定的压力。 整个长川建设和三大煤建内部在接到这一竞聘规程方案之后便被轰动了,其轰动效应甚至还不仅仅局限于长川实业本身。 因为三大煤建也是刚从三大煤业剥离出来移交到长川实业这边来,很多人都一直认为这是长川建设要接管三大煤建,所以人心浮动。 没想到公司总部却突然出台了这样一个竞聘规程出来,而且还附带将整个长川建设旗下的干部职工和基本资产资料全数罗列成册,同样三大煤建的干部职工和基本资产也一样如此,让整个竞聘显得相对透明公开,甚至明确鼓励长川建设和三大煤建之间可以相互邀请组合互通,形成以强补弱强强联合。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长川实业总部会有这么一出,而且这种新颖的组队竞聘的方式更是显得格外新鲜,让你能够对相互各自的强项优势和弱点短板都了如指掌,那么在物色各个团队班子体系成员时都不得不认真考虑如何来强化自己的优势,弥补自己的短板。 ********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窗外的蝉鸣更让人心烦意乱。 几个人围坐在圆形的茶几旁,似乎有所期待。 魏君雍面色冷峻,微侧着头,看着窗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几个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一位究竟在考虑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无动于衷,难道真的打算退缩放弃? 这可不符合魏总的风格啊。 “你们说,沙总玩的这一出究竟是一个什么意思?”良久,魏君雍才收回目光,悠悠的问道。 都说沙正阳手段手腕厉害,从不按常理出牌,这一次魏君雍算是体会到了,真的是出人意料,让你防不胜防,连准备的方向都找不到。 之前沙正阳来长川建设调研时,魏君雍就已经觉察到了一些不同。 来长川建设调研一呆就是三天,和辜科凡促膝长谈,和自己推心置腹把酒言欢,又和公司的其他一些中干和技术骨干一一见面深谈,这份礼贤下士的风范可是做了个够。 这样就能解决长川建设的问题? 显然不能,沙正阳也不可能这么幼稚。 沙正阳能考虑到这些问题,但是还是这么做了,自然就是有所为而来了。 魏君雍就一直在小心观察,要看沙正阳准备怎么玩,现在终于等到了,只不过这个结果却让人五味陈杂,甚至不知道这究竟是好是坏。 这一局可真的玩大了。 长川实业不说,现在还把三大煤建也脱了进来,魏君雍可是知道,东神煤建和长流煤建都不简单,尤其是吕雪松掌舵的长流煤建,在武阳、秦都都颇有名气,即便是现在也和长川建设有业务上的竞争和往来。 竞聘?真是竞聘? 竞聘能代表什么?代表实力? 这就有点儿像笑话了。 魏君雍承认沙正阳出的这一招很新颖,而且摆出来的东西也很勾人,似乎一切都需要以明面上的东西来较量,问题是这可能么? 中国国企什么时候也靠这个来了? 明面上的东西从来都做不得数,这一点魏君雍哪怕内心很腻歪这个,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社会就是如此,很多时候,自己一样既是受害者,也是受益者。 按照这个竞聘规程来就能决出胜负?可能么?知道这一局博弈背后有多少人在关注么? 这是你长川实业就能拍板的事情么? 魏君雍知道沙正阳是钟广标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个时候钟广标肯定要挺沙正阳,问题是尤老板打招呼,你沙正阳听不听? 常务副省i长李铭过问,你沙正阳能熟视无睹么? 省委秘书长田力给你打电话,你知道这是代表他自己还是代表其他人?你能做到毫无影响么? 据魏君雍所知,已经有些人在开始在这些方面出手了,所以他要观察。 魏君雍相信沙正阳能够这么年轻走到这个位置上,恐怕不是本事大运气好那么简单,没点儿政治智慧和情商,恐怕他就是坐上这个位置也该早就被掀翻了。 正因为如此,魏君雍才觉得竞聘更像是噱头,是花式,是幌子,遮人耳目的政治作秀。 而且这个秀还真的做得相当的成功,连魏君雍都不得不佩服。 问题是魏君雍认为这是作秀,但万一沙正阳真的要把这个秀做到底,就是要用秀来证明自我,那该怎么办? 一旦自己没有按照这个规程来,结果却是被人家夺标,那可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魏总,我觉得沙总新上任,而且我听说他在宛州工作时就喜欢别出心裁,而且相当强势,他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要推进,旁人很难改变他的决定。”一个青色衬衣的男子显然是做过一番了解的,“据说连宛州市委的领导都对他颇有看法,但是却改变不了对方,这可能也是沙总调离宛州的原因之一吧。” “哦?”魏君雍眉头更皱,越是这样,问题越大,遇上这么一个强势人物,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扛得住来自省里这些领导的关说? “可如果要按照这个规程上去做,那可就真的太耗神了,不但是每个团队都要比能力实力,然后才是从方案上来比,最后才是定目标,每一块都有细化数据按照一定系数来计算,我们如果只是局限于现在有的这一摊子,而辜科凡乃至吕雪松他们都按照规程来,我们肯定要输。” 另外一个四十来岁的黑脸男子瓮声瓮气的道:“三大煤建本身相互就有业务联系,如果我们不尽早下手的话,吕雪松如果开出更好的条件,被他们拉过去,那就不好办了。” 魏君雍心中叹了一口气,是啊,哪怕自己不太信,但是却不敢不信,因为这是明面上的规则,或者说,这就是入局的基本门槛,这一块你过不了,下一步的比拼竞争你连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里魏君雍也明白还只能按照对方设定的规则来准备,而且要越充分越好,魏君雍甚至可以肯定,辜科凡和吕雪松还有东神煤业的刘杰,都会如此。 “你们的意见是还是先按照规程来准备,全力以赴?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魏君雍环视众人,这是他的基本团队,包括从管理到技术再到营销和后勤保障,每一块都有出色的人选,这也是他赖以和辜科凡叫板的底气。 “魏总,既然咱们走了这条路,那当然就要做到底,就要做到最出色,辜科凡那点儿底子咱们都清楚,当然他肯定也不会坐以待毙,关键是吕雪松那边,他的实力不比我们弱,如果我们要想胜出,恐怕不但要在辜科凡那边挖人,还得要在东神和伏虎煤建那边去找盟友,我想吕雪松一样是这么考虑的。” 黑脸男子的话让魏君雍忍不住点头。 换了自己是吕雪松,肯定先稳固自己基本盘,然后再来拉拢东神煤建和伏虎煤建,甚至挖角辜科凡,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削弱对手,壮大自己。 “那我们就先下手为强,看看谁能笑到最后。”魏君雍一锤定音。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