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十一节 神预言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九十一节 神预言

“专门机构?”尤万刚若有所思,“当下中央提倡抓大放小,但是对国企的重视程度并未降低,中小国企通过改制彻底进入市场经济体系,但是国有大型企业不但肩负国计民生行业,同时也还有社会责任,这一块如何来管理才让它们既具备在市场中击水遨游的能力,又还要承担国家赋予的特定责任,这道题可不好做,恐怕这个机构不是一般化的机构,即便是成立了,其操作性也值得探讨啊。” 尤万刚的这番话也让沙正阳暗自佩服,不愧是搞企业出身的,并没有轻易被自己一番话就能忽悠住,能一针见血的指出当下国企存在的定位矛盾问题。 既然是企业,那么一切以企业效益为准,但是企业的前面又还要加国有这个定语,也就意味着你还肩负着国家和社会职责义务。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不是资本主义社会,国企性质和任务自然也就有所不同,那么国企怎么来寻找自己的定位,实现自己的定位? “的确如此,不过正因为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我估计要设立这样一个机构也许会有一个过程,甚至可能要先行搞一些试点,通过试点来进行经验探索,这样或许能够有助于未来在全国推开这种模式。”沙正阳气定神闲,很笃定的道。 “正阳,你的思路很开阔,而且眼光也极具前瞻性,我发现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方面的天赋特长了,看来你对中央各方面的政策精神都很有研究啊。”尤万刚目光里满满都是欣赏和赞许。 “嘿嘿,尤省i长,您还别说,这也是我参加工作的首任领导,也就是曹省i长教诲我的。”沙正阳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当时我给他当秘书,啥都不懂,啥都不会,很有点儿浑浑噩噩的味道,后来他也是手把手教我,是我受益匪浅,……” “……,中一条我记忆尤深,他说我们共产党是执政党,党的铁律就是下级服从上级,那么如何来更好的开展工作,那就是要把中央政策精神和我们地方上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这就需要我们对中央政策精神要及时准确把握领会,甚至要做到提前心中有数,提前做好准备,这样才能在工作中取得先机,所以我也就从那时候就养成了学习各类上级的文件,甚至学能有机会学习一些上级的上级文件时,也不会放过,……” 曹清泰今年五月正式担任平原省省政府党组成员、省i长助理,完成了至关重要的一步跨越,成为副省级干部,虽然只是省i长助理,但是预计到明年初的省人代会上就会正式去掉助理头衔,担任副省i长。 对沙正阳的感悟,尤万刚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曹清泰他认识,原来在汉都市政府办公厅干过,后来出任新湖县委i书记,颇得原省委副书记、汉都市委i书记黄绍棠的信重。 黄绍棠出任平原省省i长时把曹清泰带了过去,曹清泰出任平原省政府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前年出任省政府秘书长,现在又高升一级担任了省i长助理,仕途也是一帆风顺。 之前尤万刚就听说过沙正阳最早是给曹清泰当过秘书的,但是他了解到曹清泰似乎后来在离开银台时并未给沙正阳安排有多好。 当然也有可能是沙正阳当时工作时间太短,所以暂时不好安排的缘故。 “正阳,看样子曹省i长教出来一个好学生啊,有时候养成一个好的习惯,就可以受益一生。”尤万刚唏嘘感慨。 “嘿嘿,尤省i长,要说我这工作八年,我觉得最大的幸运就是每到一个新的工作岗位上,都能够有一些上级领导不遗余力的帮助我教导我,是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少走了许多弯路,在银台的时候是曹清泰县长,还有南渡镇的郭业山书记,都对我帮助极大,后来我到银台县经开区,时任开发区党工委i书记、主任桑前卫也对我严格要求,到了宛州,林书记和钟书记更是手把手教我,现在到了长河能源集团,尤省i长和钟总又让我学会了在国企中该如何创造性的发挥主观能动性开展工作,……” 虽然沙正阳的话语中不无谀赞之意,但是尤万刚和钟广标也能从对方话语语气里听得出内心的诚挚,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 培养出一个干部,同时还能看到他不断取得新的成绩,这种滋味对于他们来说,同样也充满了成就感。 特别是沙正阳这个干部很显然是一个知晓知恩图报的,在自己和钟广标面前,丝毫不忌讳的谈起曹清泰、郭业山、桑前卫和林春鸣等人对他的帮助和提携,这就是一种不忘本的品质。 不像有的人,每每都喜欢标榜自己成功都是自己如何如何努力,吃过多少苦,做出过多少成绩,好像他就是孤胆英雄,一切都是全靠他自深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不愿意提到别人对他的帮助和和提携。 尤万刚虽然并不需要沙正阳图报什么的,但是能有这份品质,说明自己没有选错人,同时也证明自己的眼力不差,也是对自我能力的一种认可。 “行了,你就别当着我和广标面前说这种话了,人家还以为我和广标喜欢听这种话呢。”尤万刚摆摆手,“对了,你先前说有信心把长川实业做成比肩石化和煤炭主业的体量,是打算在建筑、建材和房地产这几块发力么?我记得你好像和我提起过,说中央会在住房体制改革上加快进度,可能会带来房地产业的大发展?所以你觉得这几块都会因此而受到带动?” “嗯,的确有此考虑,尤省i长其实您也看到了我们国内居民,尤其是城镇居民的住房条件有多么滞后,随着改革开放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人民生活水平也得到了一定改善,那么衣食住行中的前两块,衣和食基本不是问题了,但是对住和行条件的改善就成了人民群众最迫切的呼声了,中央自然也很关注民间呼声。” “……,相较于行,住的需求更是关系到千家万户,特别是年青一代成长起来,应该要陆续进入结婚生育高峰期,他们需要结婚生子,原有就十分紧张的住房条件就更成为了瓶颈,解决这个问题,既是社会问题,也是经济问题,交织在一起,就是政治问题,……” 这个观点很新颖独到,听得尤万刚也是眼睛一亮。 “……,房地产行业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是显而易见的,整个建材行业,包括水泥、钢材、铝材、玻璃、陶瓷、石材、木材产业都将被全方位带动,这还没有算建筑和装修产业以及附属的机械制造等诸多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些产业的发展本身就是工业化进入重化阶段的一个体现,可以吸纳大量劳动力就业,同时也能将我国长期的高储蓄率带来的巨大压力释放一部分,……” 沙正阳的分析详细而切合实际,尤万刚和钟广标不是没听到过此类观点,但是却很少听到有人当面如此细化的加以分析。 “同时,我们也还要考虑到行的需求带来的产业机遇,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农民进城,城市化发展对市政建设的需求,人民生活对旅游出行的需求会带来对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需求,尤省i长和钟总也都应该看到国家对铁路和高速公路建设上的投入逐步提速,而且我判断未来还会进一步提速,这些都会给到建筑和建材行业带来巨大需求,……” “所以你认定未来房地产、建筑和建材行业的市场空间比较大?”尤万刚点点头,“但是我觉得这可能会有一个过程,不是一下子骤然就爆发式增长吧?” “不是比较大,而是非常大!”沙正阳对这一点自然是心知肚明,唯一就是需要一个关键节点罢了,时间节点是什么时候,当然是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第二轮之后带来的凄风冷雨挂到国内让国内经济都感到寒意之后了,“我说过现在正在进入发酵期的东南亚金融风波不会就此偃旗息鼓,肯定还要再有一轮甚至两轮的震荡,未来肯定会对国内经济形成冲击,届时也许中央政府会有一些举措出来,或许那个时候就该是一个起点或者节点吧。” 这个家伙可真不客气啊,居然又把他之前的预测结合起来了,现在更是直接和他掌舵的长川实业覆盖的业务联系到了一起,看样子这家伙真的对明年的经济形势走向有十足信心。 尤万刚也不再多说,沙正阳有这份信心是好事,长川实业目前的竞聘机制已经上升到了国企改革的高度,颇受省里各方的关注和重视,未来竞聘之后能不能取得他所展望的成绩,这才是关键。 尤万刚希望沙正阳能够给自己叫出一副满意的答卷,这样自己也能在省里主要领导面前有更大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