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十九节 东峡故事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九十九节 东峡故事

玩笑话说完,曲晓伟也知道沙正阳是真到了东峡,表示要来接沙正阳。 沙正阳谢绝了曲晓伟来接,又不是什么参观视察,就是来见见熟人朋友,哪有那么多讲究? 从药王大道向东,然后在鹿鸣大道拐左进入,沿着鹿鸣大道一直要走出头,那边才是东峡县委县政府大楼。 一般说来,地方党委政府的分布都有两种格局,有的是县委县府都在一个大院内,同一道门进出,只不过在院内建筑物上分开,有的则是直接遥遥相对,各据一方,两种格局基本上是一半一半。 像东峡县委县政府就是在一道门内,县委规模要小得多,是一圈平房加一栋三层楼房,而县政府大楼则是一幢六层楼大楼外带一栋四层楼的附楼。 县委县府楼房之间是一个巨大的花园式小广场,生态停车位就直接置放于正中间,当然这主要是为外边来人来客准备的车位,而县委县府内部的车辆则都安排在楼房后边的车库里。 沙正阳的雷克萨斯驶入东峡县委县府大院内时,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目光。 无他,雷克萨斯ls400的颜值太高了,尤其是东峡县委县府里是最早使用日本车的,像历任县委i书记县长都是用的日本车,与宛州其他区县的领导们大多用普桑然后进化到桑塔纳2000作为座驾的格局有所区别。 所以东峡县委县政府的干部们已经习惯了日本车的审美风格,反而对桑塔纳、捷达这一类的德系车不太认可了。 当雷克萨斯ls400进入了东峡干部们的视线中时,那带有日式奢华的风格立即就让不少人的目光停留在了这辆车上。 曲晓伟早已经在门廊下边的楼梯边上等候着了,车一停稳,沙正阳就推门而下。 沙正阳还真怕曲晓伟来替自己开车门,那他反而难以适应。 “喊你曲县长还是曲主任?”沙正阳下车之后,没有和曲晓伟握手,他觉得没有必要,以两人的熟悉程度,真要握手反而显得有些生分了,如果不是因为曲晓伟是女性,他甚至早就上去拍拍对方肩膀,或者干脆就搂着对方肩头了。 “你爱怎么喊,怎么喊。”曲晓伟没理睬沙正阳的调笑,“郑书记让我先把你陪好,务必不准你离开,今晚晚饭必须在东峡吃,这是死命令。” “哟,那看样子我在这东峡是走不倒路了啊。”沙正阳四下打量着东峡县委县政府大院,“都说东峡的药膳鸡很有特色,是不是打算请我一顿?” “郑书记都吩咐了,我也早就安排好了。”曲晓伟笑着道,“郑书记还说你喜欢喝茶,专门把极品桐山玉叶交给我,让你给泡上尝一尝。” “那可就太谢谢国忠书记的盛情款待了。”沙正阳笑了起来。 桐山玉叶是宛州唯一有些名气的茶叶,主产于桐山县山区,因为桐山山区经年云锁雾绕,气候湿润,是一等一的产茶宝地,也就造就了桐山玉叶这一名品,虽然茶叶质量不差,但是在名气上却远不及临近的信阳毛尖。 坐在曲晓伟办公室旁边的接待室里,雪白的绣花桌布,香气馥郁汤色清润的茶水,装饰得古朴典雅的内饰,沙正阳靠在沙发里舒适的翘起二郎腿,雷克萨斯再舒服,也不如自由自在坐在这里。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你这边的副县长职务还不卸任掉?”沙正阳笑得如同狐狸一般,“国忠书记这样可不厚道,工资又不会给你开双份,嗯,要不你给他提条件,起码要在奖金上要单独给你多考虑一份。” “说些什么呢。”曲晓伟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其实我也不愿意卸任这边,因为我分管的这一摊子工作,尤其是招商引资工作,我还真的撂不下,现在正是关键时候,稍微一个闪失,或许就能影响到我们今年东峡在全市的各项排名。” “看样子你们东峡想要报一箭之仇?”沙正阳的笑容落在曲晓伟眼中很是可恶。 去年真阳成功超越了东峡成为名副其实的宛州第一强县,虽然在gdp总量上仅仅只有数百万的超越,但是在招商引资数额和固定资产投资上却是大幅领先,这让东峡这边的危机感一下子就浓厚起来。 郑国忠显然就是在这种情形下临危受命的。 宛州市委当然乐见真阳的崛起,但是他们更希望东峡能够知耻后勇奋起直追,形成一个双峰竞秀的良好竞争格局。 郑国忠在香城担任县委i书记期间的表现良好,此次调任东峡县委i书记,就是要让东峡重新稳住阵脚,保持定力,凭借东峡原有的基础来谋划发展与真阳竞争。 “哼,沙总,你好像很得意?”曲晓伟撇了撇嘴,“你现在都不是真阳县长了,真阳未必能一直保持着前年和去年那种增长势头,每个地方的发展有起有落,这我们东峡有这种心理准备,而且也做好了如何来重新进入快速增长轨道的各方面工作,你就等着瞧吧。” “晓伟,我现在和宛州无关,站在一个客观公允的角度来评价,东峡原来的架构不是很好,嗯,或许对于一个小县来说,一两样产业拉动起来足够了,但是真正要进入比拼全方位实力的时候,单单一个医药产业,嗯,我指的是在东峡目前的特定环境下,是难以支撑起一个县长期高速发展的,而真阳在这方面一开始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沙正阳的话有些晦涩难懂,这让曲晓伟未能完全理解到对方话语里的意思。 “沙总,能不能说得详细一点?”曲晓伟还是捕捉到了一点儿其中的意思,那就是沙正阳认为当下东峡的发展模式是很难追赶上真阳的,无论真阳未来如何发展。 “嗯,我的意思是东峡是一个人口小县,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也说不上有多好,好在现在汉宛高速能大幅度改变这一情形,原来单纯以医药产业作为主导,发展得很不错,这在92年以前,大家经济结构都很差,总体量都很弱的时候,东峡一枝独秀,靠医药产业就能力压各方,但是自92年以后,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大家都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去谋求发展经济,招商引资工作做得如火如荼,那么东峡如果还是抱着只靠医药产业就能包打天下的情怀,恐怕就要失望了。” 沙正阳面色冷峻,语气毫不客气,他需要敲醒曲晓伟乃至郑国忠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认准东峡现在的短板,踏踏实实做好打持久战准备。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真阳和东峡今年乃至明年,甚至后年,与东峡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哪怕现在真阳的各方面工作不再像前两年那样火爆,但即便是萧规曹随,真阳之前储备的各个项目以及后续的一些工作,就靠着惯性,那也能维持两三年的经济高增速,夏侯通和丁希慎这对搭档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平庸,这个世界离了谁也一样要发展,更不说还有方东升、赵建波这些人都是踏踏实实干工作的非常优秀的干部。” 曲晓伟默然不语,沙正阳的这番话让她震动不小,这半年来东峡县委县政府不可谓不努力,但是从一二季度的表现来看,真阳的经济增速仍然毫无失速的迹象,甚至还在提速,东峡虽然竭尽全力在追赶,但是差距仍然在不断拉大。 她一度幻想也许到三四季度最迟到明年,或许真阳经济的高增速就会放缓,也许明年后年东峡就能重夺第一,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还是有些天真了。 见自己的话对曲晓伟的打击有些大,这也是一个为了工作废寝忘食的事业型女人,到了东峡之后进入状态很快,而且现在也颇受郑国忠的信重,大概现在他们俩的唯一目标就是重夺全宛州经济总量和经济增速第一的名头。 不过就目前来说,沙正阳真不看好,真阳已经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而且真阳的区位优势也不是东峡可以比的,可以说只要夏侯通和丁希慎不犯大错误,而东峡又按照现在的常规套路来发展,那么东峡想要重夺第一的几率很小。 当然也不是全无可能,未来二十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真正大跃进时期,无数产业无数机会都会涌现出来,关键还是要看东峡未来的发展方向。 “沙总,按照你的意思,我们东峡是毫无希望了?”曲晓伟语气有些不善,瞪着眼睛看着沙正阳。 “是不是我说毫无希望,那今晚的药膳鸡就没戏了?还得要被扫地出门?”沙正阳笑嘻嘻的反问道。 “还想药膳鸡呢,做梦!扫地出门都是轻的,我立即通知公安局来把你弄进拘留所拘留几天,让你好好反省,必须得替我们东峡想出一条追赶路径来才能放出来!”曲晓伟气鼓鼓的道,然后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谁让你这么打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