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节 细分产业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节 细分产业

“哟,这才是真的膨胀了,你们东峡就天生该当第一,真阳夺了第一就是大逆不道了?”沙正阳冷笑道:“自己不好生反省自身在发展思路上的问题,却还怨天尤人?八十年代宛阳又何曾把你们东峡打上眼?那被你们东峡力压一头之后,宛阳干部不都得要寻死觅活?” 沙正阳的话犀利无比,让牙尖嘴利的曲晓伟也为之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宛州八十年代还是地区的时候,其经济中心自然是那个时候的宛城县。 后来宛州撤地建市,宛城县一分为二成为宛阳区和龙陵区,但龙陵区基本上是郊区,经济体量可以忽略不计,宛阳区仍然是全市第一。 但那个时候东峡医药产业已经开始爆发式增长,终于建市第三年就完成了逆袭超越了宛阳,然后就一路领先,一直到96年,连续保持了六年的全市第一,早就把宛阳甩在了身后。 沙正阳认为东峡的问题不是郑国忠这一届的问题,而是东峡上一届甚至上两届县委班子的问题。 魏东平担任县委i书记那一届实际上就已经埋下了隐忧,过于单一的经济,随着其他区县开始你追我赶时,东峡靠着原有底蕴似乎还看不出来,但是在王士渠担任县委i书记时就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 如果王士渠时代能够及时反思谋划思路,或许还能延缓一下,但是沙正阳相信真阳在自己的执掌下,一样可以超越东峡,但王士渠仍然倾向于在医药产业上做大文章。 应该说重视医药产业,在细化深挖医药产业这个思路上也没错,如果东峡是汉都某个区,那么这个思路就是非常正确的。 但是摆在东峡,就值得商榷了。 你再重视,再挖掘,在人才资源和技术资源上的短板却无法弥补,或者说这不是你靠财政扶持或者资本堆砌就能一下子解决的。 汉川医大不可能搬到你东峡来,汉都中医学院也不可能搬到你东峡来,这些学校的研究人员实验人员短期来你这里驻留搞研究可以,但是人家也有老婆儿女一家人,人家也要考虑自己的家庭生活,不可能长期在这里生活。 所以这注定了你东峡不太可能发展成为研发基地,而只能是生产基地,这就限制了你东峡医药产业的发展潜力,这种情形下,拥有较为厚实财政底蕴的东峡县该如何决策? 在沙正阳看来,政策适度向医药产业倾斜是必要的,但是有厚实的财政储备,那么就不应当如此保守,而应该大胆的寻找和培育另外一到两个支柱产业,这才是东峡想要追赶和夺回全市第一的唯一出路。 “正阳,你在真阳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让我们东峡丢失了全市第一的宝座,那现在你和真阳无关了,是不是可以为我们东峡出谋划策一番,嗯,如果我们东峡能够重夺第一,不也显出你的本事?说不定宛州市委市政府就会后悔放你这个人才离开宛州了呢。” 曲晓伟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当然只是一个很拙劣的激将法。 沙正阳嗤之以鼻:“晓伟,你这激将法未免太幼稚了,第一,调我到长河能源集团工作是省委的决定,也是我的意愿,和宛州市委无关,我如果不走,也一样能当真阳县长,没人能赶我走;第二,真阳能取得现在的成绩,我固然有一份功劳,但是更多的还是靠真阳县委县政府班子和广大干部群众的努力,不是哪一个人的本事,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就像伟人所言,创造历史的只能是人民群众。” “哼,照你这么说,你是心甘情愿的离开真阳,你就没想过在袁成功离开时接任县委i书记?这是不是有点儿自欺欺人了?”曲晓伟可不会给沙正阳客气,这些话也没啥不能讲的,整个宛州市里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不否认袁成功离开时我希望接任县高官,但是既然宛州市委作了如此选择,那说明宛州市委也有宛州市委的考量。这无所谓对与错,因为各自看法不同,你不能认为你觉得你自己可以胜任这个位置,觉得自己应该是最好的人选,就一定要别的人都如此认为,那太膨胀了,我想我在长河能源集团的工作也能够证明我自己,嗯,我甚至觉得也许我在长河能源还能获得更好的发展平台和机会。” 沙正阳气定神闲的回应让曲晓伟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好半晌后才道:“我不管!你今天要想吃药膳鸡,就必须得给我们东峡县委出一个主意,指一条明路,待会儿郑书记来了,我也要如此建议!” “晓伟,你这么作,就不怕伤郑书记的面子?”沙正阳哑然失笑。 “哼,别把郑书记想的那么心胸狭隘,连这点儿胸襟都没有,告诉你,郑书记把这包玉叶交给我替你泡茶时也说,如果你不能为我们提供一些有益的建议,这茶不给你泡也罢。”曲晓伟说完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这还不叫心胸狭窄?”沙正阳笑出声来,“不给出主意,连一杯茶都不愿意给我泡,这就是堂堂东峡县高官的心胸风范?这拿到哪里去说也说不走啊。” “好了,正阳,咱们也别斗嘴了,郑书记让我留你,一是为你难得回来一趟接风,二是也的确想和你探讨一下未来我们东峡产业发展的路径,你说的没错,郑书记其实也意识到医药产业的发展有其规律,不是你想要大干快上就能马上见成效的,一些基础条件的限制制约了我们这一块产业的发展,但是医药产业始终会是我们东峡的支柱产业之一,我们也的确有意要另辟新路,鸡蛋不能装在一个篮子里,东峡也不会甘于只做二流!” 曲晓伟的话让沙正阳满意的点点头:“嗯,这才会东峡县委县政府的志气!那你们在考虑新产业培育上有什么具体想法了呢?” “县委县府这半年来也在做一些调研和考察,专门组团去了江浙和燕京,我们的想法是避开一些最热门的大产业,那样我们和中西部地区其他地市的竞争压力太大,作为你刚才所说的一个小县,我们更倾向于选择一两项甚至几项细分产业上作为优势产业来培育,来寻求突破。” 在沙正阳面前,曲晓伟没有隐瞒什么,现在沙正阳和宛州无关,相信未来就算是他真的要回宛州,恐怕也不可能在是某一县能适合他了,所以这一点上毋庸担心。 沙正阳默默地点点头,他在思考曲晓伟话语里透露出来的意思。 不谋求大产业,这是一个正确的取舍。 东峡的地理条件和人口环境等等不适合诸如钢铁、建材、汽车等劳动和资源密集型的大产业,当然更不适合对人才需求更高的诸如软件这一类的产业,选择一些细分化的制造型产业的确算得上是另辟蹊径。 但问题是细分产业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你要发展某一行业的细分产业,那么你就要把你的优势展现出来,否则就算是你财力雄厚,也不容易取得预想的效果,甚至事倍功半。 “有什么倾向了么?”沙正阳点点头。 看样子东峡这边还是在这个问题上花了一番心思的,郑国忠并没有甘于寂寞,还是真心想要在东峡干出一番事业来的,这也才符合他心目中郑国忠的定位。 “当然有,而且还很多,但是却难以取舍啊,主要还是觉得怎么来体现优势,把优势化为胜势。你刚才也提到了我们东峡的情况,没错,我们财政条件在全市是最好的,真阳短期内都没法和我们比,他们的基础设施固定资产上的投入需要很大,而我们在这方面前几年就已经有了比较好的基础,而且来自税收上的财力也有充分保障。” “唔,难以抉择。”沙正阳大略明白了曲晓伟的意思。 事实上东峡县委县政府已经在考虑这方面的谋划了,但是却不好选择,这关系到未来东峡的发展前途,当然要慎重。 “那你们在物色这些细分产业上,总还是有一些依据的吧?”沙正阳想了一想才道:“总不可能凭空想象,或者走到江浙那边随便看一看就拍脑袋觉得这也行,那也行吧?” “嗯,这肯定是有一些考虑的,比如我们医药产业已经具有相当基础,医疗器械产业发展也很快,从这一块我们一度想要搞医疗设备产业,……” 曲晓伟的话被沙正阳打断:“医疗设备和普通医疗器械还是有区别的,如果中高端医疗设备,对技术和人才要求很高,……” “是啊,这一点上我们原来考虑的太过简单了一些,现在发现难度很大,当然如果说是一些低端的康复设备还是可以的,……” 沙正阳一针见血让曲晓伟更信服对方,也对沙正阳抱有更大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