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零一节 助力,影响力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零一节 助力,影响力

沙正阳沉吟着半晌没有说话。 细分产业的选择说起来很简单,看起来也好像可以有许多选择项,但是怎么来选择,既要结合本身实际情况,又要考虑到未来的长久发展。 东峡准确的说,是一个山区县,也是一个人口小县,当然这个人口小县是相对的,是和真阳、裕城、宛阳这类人口过百万的人口大县相比,五六十万人口对于一个山区县来说,也不算少了。 东峡唯一的优势就是抓住了当初医药产业的东风,汉东制药和宛州制药二厂这两大药企确立了东峡的医药产业顶梁柱地位,也的确为东峡经济发展带来了强进的动力。 但那时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了,几个亿的产值拉动就能让一个县的经济总量显得格外耀眼。 而现在,像真阳的一个华泰空调项目,带来的产值可能都是以十亿计,拉动的gdp增长也一样十分惊人,类似于华泰空调这样的项目,无论是经开区还是真阳县,都不止一个两个,你东峡还在沉湎于之前的辉煌,那免不了就只能是落后挨打了。 “有没有相关资料让我看看?”沙正阳终于启口,“我是指当前你们东峡产业结构分布和现有的重点企业知名品牌,嗯,还有城市规划情况,要个大概就行,还有就是你们到江浙那边考察的一些重点倾向的细分产业。” 曲晓伟点点头,“我马上给你拿过来。” “你就不征求你们郑书记的意见?”沙正阳笑了起来,“这也算是你们县里的秘密吧?” “谈不上,这些资料都是公开的,嗯,外界想要获得也不难,关键是你拿到这些又能干什么?就能分析出我们未来该怎么发展?”曲晓伟摇摇头,“有这么简单,那我们都要阿弥陀佛了,这些细分产业在沿海地区能发展起来,并不意味着在我们东峡就合适,各地的实际条件不一样,甚至是表面上看起来相差不大,但实际上却相差甚远,不能一概而论。” 曲晓伟出去十多分钟之后,抱着一大堆资料进来了。 沙正阳先简单的浏览了一下东峡的基本情况和城市规划,以及东峡财政收支情况,这是未来东峡发展规划的基础,一切发展都要符合这一实际情况,然后沙正阳又仔细看了看目前构成东峡经济产值结构,尤其是二三产业。 医药和相关产业占到了东峡工业产值中的百分之七十六,这个比例实在太高了,按照东峡县委县政府的设想,在继续保持目前高速增长的势头情况下,要力争未来三年里将医药及其相关产业在工业经济中的比重降到百分之五十以下,这就要求未来三年里东峡必须要在医药和相关产业之外的版块中有所突破。 话说回来,也就是要求医药产业要继续健康快速发展,但是还要打造培育出一两块发展速度很快能迅速扛起大梁的产业出来,为此东峡县委县政府愿意在各方面都给予大力支持和扶持。 沙正阳又迅速浏览了一遍东峡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情况,包括这些企业所处的工业领域和优势品牌结构。 一个优势企业往往能够带动一个产业,进而影响到关联产业,这种效应有时候还特别明显,尤其是在一个领域还处于发展初期阶段的时候。 “这是你们赴江浙和燕京考察的情况,就是这些细分产业?”沙正阳看了几份调研报告,微微皱起眉头,“精细化工?生物产业?” “精细化工产业我们主要是考虑到和医药产业息息相关,特别是一些医药基础原料产业,这一块我们觉得未来大有发展前景,郑书记和县里其他主要领导都还是比较倾向于这个产业,……”曲晓伟感觉到沙正阳不太认可这一点,但却不知道对方为何不太看好。 “那生物产业呢?”沙正阳又问道:“也是考虑到和医药行业有比较密切的联系么?” “差不多也是这个意图,毕竟要凭空培育一个产业出来,并非易事,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发展有较为可靠的依托性。”曲晓伟点头。 “嗯,还有纺织和服装鞋帽产业?”沙正阳沉吟着道:“这又是什么考量?” “纺织和服装鞋帽产业主要是考虑到这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门槛低,资金需求也不大,而且技术成熟,……” 曲晓伟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这番解释不太容易说服人。 其实在这些产业选择上,本身在县里边也就有很大争议。 像精细化工倒是比较一致,但涉及到精细化工产业可能带来的环境承载能力和污染,有人提过,但是并没有引起多大波澜。 这年头对环境污染的敏感度还低得很,只要不是污染特别大,大到能让普通民众直接感受到的,一般说来都没有太高的要求。 生物产业争议就比较大了,理由和医药产业差不多,对技术研发能力和资金投入要求很高,而且还全无基础,要真正想要培育起来,只怕比医药产业更难。 至于说纺织和服装鞋帽产业,虽然看起来门槛低,起步简单,但是要想做大做强具备竞争力,那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特别是在内陆地区,你要和沿海地区已经形成了一定气候的地方比,优势在何处? 除了劳动力价格上的优势外,还有哪些? “汽车配件?”沙正阳看到了最后一项,更是皱眉。 汽配产业包罗万象,这一块可是相当庞大的产业链,论拉动地方经济发展肯定意义巨大。 可对于东峡来说,就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了。 这边在这一类电子和机械制造产业上毫无根基,陡然要说发展汽车零部件产业,就有点儿虚妄了。 你要说是在宛阳或者真阳、龙陵这些地方,都还说得过去,在东峡,肯定是有点儿病笃乱投医的感觉。 对这一个,曲晓伟甚至都懒得多解释了。 这是当时去江浙那边考察时看到人家那边汽车配件产业发展势头很好,而且既能带动劳动力就业,产业链也相当长,带来的gdp也相当可观,所以才是动了心红了眼,但真正回到家里来好好琢磨一下,就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还好,没把航空航天、新材料这些高大上的玩意儿列进来。”沙正阳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曲晓伟一下子就有些恼了,“不带你这么说话的,我们不也是想要广泛撒网重点培养么?现在不也还是一个筛选阶段么?不合适的我们自然要剔除掉。”’ “晓伟,我没那个意思,但是你们都很清楚自己的底子,要选择靠谱的,沾边的吧?”沙正阳平静的道:“汽配产业很大,要说也不都是高精尖的,嗯,如果选择其中那么一两门,也不是毫无希望,可你们考察的对象呢?完全看不出重点,恐怕是当时自己就是懵里懵懂,毫无章法头绪吧?” 被沙正阳轻描淡写两句话就给怼得说不出话来,曲晓伟更是气恼,但又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反击,只能憋闷的把头扭到一边。 还好,沙正阳没再说,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全县的重点企业情况上来了,一口气看了半个小时。 郑国忠回来得很快,估计是提前结束了会议,就赶了过来。 寒暄了一阵,郑国忠就看见了沙正阳正在看什么,悄悄的给曲晓伟竖起了大拇指,郑国忠这才道:“正阳,咱们两兄弟就不说闲话了,说说吧,帮当大哥的把把脉,我这段时间头发大把大把掉,就是为这事儿犯愁。” “国忠书记,把脉不敢说,但我愿意帮您看看,嗯,如果真的有什么想法,我也会坦率和您交换意见,但是正确与否,适合东峡与否,还得要看您和你们县委的判断,我只能说是一家之言。”沙正阳和郑国忠也算是比较过硬关系,没那么多客套。 郑国忠也很满意沙正阳这种态度,不像有的人要忸忸怩怩的和你客套半天,也不像有的人口气大无边居高临下的指点你,人家就说明了,一家之言,自己判断,这最好。 “正阳,你我之间都明白,说吧,最终也得要做选择,总比啥都不做的好。”郑国忠坦然道。 “嗯,那我就说说我的意见,你们最看好觉得最成熟的精细化工产业,我大略知道你们的想法,从目前看是比较合适的,但我觉得可能你们有些忽略或者说低估了这个产业可能带来的环保压力,如果没有在这一块上做足充分的准备和规划布局,可能三五年后,甚至十年后,来自生态环保上得压力可能会非常大,这一点请国忠书记务必慎重。” 沙正阳相当严肃的口气让郑国忠大为吃惊,他也是亲自去沿海一些地市去考察过精细化工这个行业的,好像并不像沙正阳所说的这么严重啊,这家伙是啥意思? 危言耸听,还是故弄玄虚,提升他的话语分量,好像不至于吧? 在郑国忠印象中,沙正阳好像也不是这种人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