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零七节 鼓励,互勉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零七节 鼓励,互勉

沙正阳也很清楚贝一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有些眼高手低,他长期在党校、政研室体系工作,理论基础扎实,但是要说到具体如何来规划恐怕都得要好好花些心思,而要具体执行落实推动,只怕就怯场了。 虽然去了这么久,沙正阳听对方的意思,还是以熟悉和慢慢摸索为主,这也很正常,但是一年半载后你还在熟悉摸索,只怕就要被人窥透虚实,弄不好就要把你搁在一边当尊菩萨供起来无人问津了。 所以沙正阳在发现这一点之后自然也要指点贝一河一把。 你别裕城这一趟如此好的机会,最终却是灰溜溜的回来,那就有些丢脸了,不指望能像沙正阳自己那样大杀四方,起码你也得要在裕城留下一些属于自己印记才对。 好在贝一河在沙正阳面前还是很放得下颜面来学习探讨的,毕竟沙正阳的能耐摆在那里,经开区搞得风生水起,到真阳更是两任县委i书记都既忌惮他,又离不得他,这也是当县长的最高境界了。 虽然未能接任县高官,但那也是非战之罪,沙正阳的年龄和资历短板使得他在国内这种特定政治体系下不可能太过于一帆风顺了,所以才会把他调整到企业上去了,但现在看来,恐怕这家伙在企业上的表现一样不甘寂寞,甚至比在真阳时更能入省领导的眼。 这一谈,足足一个小时,弄得在对面等候着的常磊和姚莉两口子也是望眼欲穿。 沙正阳虽然走了,但是在宛州这边底蕴犹存,叶和泰、明永昌、姚立波和冀文东和沙正阳的关系都不错,就连王挺都能和沙正阳说得上话,而且沙正阳表现出来的蒸蒸日上势头也让人无法不把他高看几眼。 对常磊和姚莉这个级别的科级干部来说,沙正阳多能影响到的政治资源已经足够丰足了,在特定时候,也许他一个建议,一句话,就能改变命运的轨迹。 正因为如此,常磊和姚莉都要等着沙正阳,有很多话题,他们无法当着贝一河两口子和卢雅说,就像贝一河两口子和卢雅有些些话题一样无法当着常磊姚莉两口子说一样。 “你是说你莉姐该早一点离开政法委?”常磊深知自己的脾性,恐怕只能在政法体系尤其是公安局里厮混了,他这种性格或许在公安体系还能有点儿前途,换了到地方上,除非遇上一个胸襟特别宽广能听得进人言的领导,否则迟早是坐冷板凳的命。 “磊哥,莉姐,我记得上一次我就和你们提过啊,让你们抓紧时间早一步出来,机会更多。” 沙正阳也有些无奈。 对常磊他本来就没报太大希望,这家伙情商有限,估计这辈子顶天也就是副处级干部了,而姚莉不一样。 姚莉无论是性格文笔还是待人接物,都很有一套,而且很能审时度势,把握尺度的能力很强,必要时候面子也撂得下来,这才是最难得的。 姚莉也有些无奈。 她当然想要跳出政法体系。 上一次沙正阳就和她提到争取到市委办去,但是一来明永昌走后,市委秘书长这个人选迟迟未定,原来大家以为可能会是王士渠,结果王士渠外走,后来又以为会是王挺过去,结果王挺出人意料的兼任了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后来又传言宛阳区高官郭向阳可能回市委接任秘书长,但传言过后也没了声音,市委秘书长人选却杳无消息。 市委秘书长人选未定,姚莉的事儿自然就不可能有什么结果。 她过去是要想升一级,比如担任市委政研室副主任或者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但市委秘书长缺位的时候,哪怕是冀文东那里再努力,沙正阳也帮她在叶和泰和姚立波那里提过,但都不好操作。 不可能在市委秘书长人选未定的情况下却还来调整市委办或者市委政研室这边的班子,所以这事儿也就只有搁下了。 “正阳,我问过冀书记,恐怕要等到市委秘书长人选定下来之后了。”姚莉没掩饰什么,“问题是这个人选都空悬那么久了,一直没有……” “快了。”在叶和泰那里沙正阳得到了一些消息,吕彬奇可能要进市委常委、秘书长。 吕彬奇是老资格副市长,但年龄不占多少优势了,进一届市委常委,可能下一届就要到市人大或者市政协那边去了。 沙正阳和吕彬奇也还算比较熟,但都是纯粹的工作关系,没有私交。 “真的?”姚莉和常磊精神都是一振。 “也就国庆之前吧。”沙正阳点点头,叶和泰没明说,但沙正阳判断应该是国庆之前,其实这个人选只要冯士章认可,基本上就不会有太大变化了。 “是市里边产生么?”常磊和姚莉都很紧张这一点。 沙正阳恍然间也有些感慨。 当初自己才到宛州时,这两位是何等潇洒通透,对于官场上这些东西基本上是抱着一种不屑一顾的态度,那时候姚莉也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但当他们都成为其中一员的时候,他们自然而然也就身处其中不能自拔,自然而然的为着各自的目标而奋斗了。 这不算什么坏事,体制内的干部,只要是凭借着自己的工作能力和业绩去争取仕途上的进步,这也是一种最常态现象。 “大概,应该是吕市长接任吧。”沙正阳点点头。 常磊和姚莉交换了一下眼神,知道这个消息应该还停留在较高层面,起码市里绝大部分人都还不清楚。 这也算是一个先机,但如何把握住,还得要他们自己去斟酌。 “不用太担心,吕市长这个人我接触过,他也是一个喜欢用有能力的人,风格倒是和莉姐的文风比较一致,喜欢朴实简明,……” 沙正阳见夫妻二人的表情就知道什么意思,但是他和吕彬奇的确不是很熟,这种事情不太好去出面,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沙正阳这么一说,姚莉常磊二人也就明白了,都点点头。 ******* 和卢雅坐在碧水云间的雅间时,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了。 “没想到你回来之后还是这么忙。”卢雅亲自为沙正阳茶杯里倒水。 “难得回来一趟,朋友之间有些疑问,总要帮忙开解一下。”沙正阳笑了笑,“也能理解。” “嗯,姚莉是不是跳出政法委?”卢雅随口问道。 “有那个意思吧,但好像现在条件还不太成熟。”沙正阳点头。 “嗯,是想去市委那边儿吧,还得要等到吕市长上任之后了。”卢雅轻笑道。 沙正阳刮目相看,卢雅消息灵通啊,不简单。 “没啥,我也是一个偶然机会刚知道的。” 卢雅没说来源,沙正阳当然也不会去问。 “你自己呢?” 卢雅担任山都县长助理半年后就转任副县长了,但她到了山都之后可就没有再经开区那么如鱼得水了。 先是让她分管公安、安监、环保、司法、信访这一块,倒也说不上冷遇,但是肯定不太重视是真的。 你一个刚上任外来户,还是县长助理,分管公安,公安局长是县委常委、政法委i书记兼任,能听你的? 像环保、安监、信访这些工作都是既烫手又麻烦,责任重而且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对卢雅这样一个年轻干部来说,都是一个很大挑战,不过卢雅还是熬过来了。 年初卢雅工作调整分管农业,算是一个对她工作能力的肯定,而卢雅现在也还觉得不错,起码各项工作都能上手,上下各方面都能开展起来了。 听完卢雅的介绍,沙正阳点点头:“你原来没接触过的工作,都接触一下是好事,不求精通擅长,但起码你要熟悉了解,不至于被下边人随便欺蒙,特别是当了主要领导之后,这一点更是重要,现在熟悉比那个时候来熟悉更合适。” 卢雅笑了起来,“正阳,你把我想得太高了点儿吧?” “怎么,这点儿志气都没有,想都不敢想一想?拿破仑还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呢,你现在不算是士兵了吧?主要领导也不是元帅吧,就不敢去拼一把?” 沙正阳很欣赏卢雅的拼劲钻劲,而且卢雅适应环境的能力也很快,否则山都这边她也不能这么快就打开局面融入其中,相比之下贝一河就要逊色一些,当然也和贝一河所处位置不一样有关。 “正阳,那也得脚踏实地来。”卢雅微微一笑,“现在我的打算就是把农业这一块干好,山都自然条件不错,发展农业的潜力很大,上个月潘省i长才来看了,对我们山都这边的发展很期许,……” 卢雅言语中流露出来的自信和期望对沙正阳都有些感染,他发现自己在卢雅面前似乎都显得有点儿懒散了,这对自己似乎也是一个激励。 卢雅能在山都这种地方干得如鱼得水,都能赢得省里相关领导的关注,自己好像没理由落后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