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零九节 合格和够格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零九节 合格和够格

“沙总,我也很期待能在您的领导下与您一道并肩战斗。” 傅蕾的丸子头早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发网紧抱的发髻坠在脑后,一件简简单单的素色短袖衬衣与合体的西裤,相当的淡雅干练,看样子也是很是做了一番功夫。 “在得知能到长川实业来任职,我就有些激动,在驻京办工作这么些年,沙总算是我接触过领导最有昂扬气概的,阿克纠宾项目为我们长河能源集团公司一句破局,尤高官和钟总对您都赞不绝口,袁总也是专门交代我要好好跟着沙总学习,……” 傅蕾并未避讳她和袁增桥有些瓜葛,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 毕竟在长河能源集团里,虽然大家都从未提及,但是内心深处却都有一杆秤,长河能源集团的核心产业是石化,所谓石化,就是石油和化工,其次才是煤化,再其次才是长川实业所代表的三产,这也就是所谓粗略划分来的石化系、煤化系、三产系。 但这只是一个粗略的划分,实际上石化系内部也还要分,又要分成石油派和炼化派,同样煤化系也要分成煤炭派和煤化派,在很多人眼中只有从石油采掘这一核心产业中出来的干部才是最核心的,才是最有前途的,比如像尤万刚、朱汉生、谢福才都是从石油钻采采掘这一块成长起来的干部。 当然这个体系随着钟广标出人意料的调入,以及沙正阳的横空出世进入集团党委被打乱了。 原来哪怕是鲁同浩也勉强挂得上石化系这一块,集团党委成员中除了申云慧这个外来的纪委i书记外,都无一例外的是来自内部,钟广标进入就被视为省里对长河能源集团内部山头主义盛行的一种不满意的破局,紧接着沙正阳进入更是映证了这一点。 在一定程度上,从哪一块出来的基本上就能代表着你的分量,特别是来自石油采掘这一块中,更是被视为领导干部的摇篮,除了集团领导层,集团总部的各部门一把手一半以上来自长河石油,其他像两大炼化、三大煤业加起来的连一半都不到。 不过这个局面现在也有些变化,朱汉生的落马,长川实业两个副总被纪委调查,无论是集团班子还是长川实业的班子都迎来了一个巨大的变化期。 钟广标和沙正阳代表的非石化煤化体系的干部崛起,更像是对整个原有班子的一个清理整合。 哪怕是长川实业内部,一样也存在着这些若隐若现的暗流,沙正阳是外来户,但是无论是傅蕾还是徐利平以及梁逢春,都是石化和煤化两个板块里边成长起来的干部,或许之间还不明显,担当傅蕾来了之后,如果不采取有效的手段来解决和遏制这些问题风向,只怕就真的要成为一大隐患了。 袁增桥是从伊东煤业过来的,但是原来也在东神煤业工作多年,就像徐利平虽然在长川实业担任过办公室主任,但实际上他最早也是在炼化体系中工作,而梁逢春就更不用说了。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山头,这是哪里都避免不了的,沙正阳对此也是了然于胸,唯一需要做好的就是将这种关系风气压制在一定程度下,避免影响到工作,甚至如果运用得当的话,还能起到一些正面作用,就看一把手的领导艺术达到什么水准了。 “嗯,傅蕾,说实话,我没想到会是你来,长川实业下一阶段的工作繁重而棘手,我原本以为集团会给我安排一个情况熟悉作风有力的干部来,但是是你来,我是有些惊讶的。” 沙正阳也在斟酌言辞,这一次谈话很重要,很显然傅蕾清楚内里的曲折,沙正阳也不屑于碍口识羞的去遮掩什么,他有这个自信和气度来处理好这个问题。 “但尤省i长和钟总都专门和我谈过,特别是尤省i长,他向我介绍你的一些情况,他有几句话评价,我印象很深,他说你外和内硬,性格坚韧,作风绵密顽强,认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要做成,……” 傅蕾也没想到沙正阳会直接把话挑透,略微一怔之后就更是兴奋了,这个家伙有点儿意思啊,表现出来的气势很是压人啊。 对方如此姿态,既像是推心置腹,又像是摆明车马,或者是兼而有之,是要等自己拿出一个态度,或者是要让自己立军令状? “沙总,您过誉了,我有几分轻重我自己清楚,但是我还是要表一个态,那就是我既然来了长川实业,肯定会全力以赴协助您把公司的工作开展起来,努力和班子成员处理好关系,不辜负尤高官和集团公司的重托,也不负您的期望,但是我更希望我能在您的带领和支持下,分步有序的来推进工作,……” 傅蕾的话语把沙正阳逗乐了。 据他所知,傅蕾外貌虽然生得娇俏可人,但是其作风可是和外貌完截然两样。 她在原来东神煤业驻京办可是一个说一不二从不服输的女强人,所以才会在几个驻京办合并之后王春刚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仍然能独树一帜不被压制住,这个女人靠的就是一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气势。 现在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居然要表现出一副小柔弱的姿态来,这未免太小觑自己了。 这个女人肯定是听到了自己和徐利平之间的关系以及这段时间徐利平的工作范围,这才会用这一招以退为进来试探自己,这把自己的胸襟看得太低了一些。 “傅蕾,你的表态如果换了一个人,我该高兴,但是这个人是你,我却不太满意。”沙正阳一字一句的道。 傅蕾微微一惊,抬起漂亮的杏核眼,眨了眨,一时间没有说话。 “因为你的表态和尤省i长的介绍和我所了解在东神集团工作的傅蕾风格不符。”沙正阳淡淡的道。 傅蕾提起的心放了下来,原来是这样,心里却又有些得意,起码这一位对自己是好生考察了的,这也说明对方对自己的看重程度。 不知不觉间傅蕾已经下意识的把这个比自己小十岁的年轻男子当成了一个需要仰视的角色,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变化竟然能够牵动自己的喜怒哀乐,而在半年前她刚接触这个家伙的时候,内心深处却始终是觉得对方不过是运气好加上朝里有人罢了。 “我需要的助手不是只能帮我查缺补漏,或者按部就班做点儿日常工作,常务副总,不是让你就干点儿日常事务那么简单,如果你理解为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画个押,签个字,开开会,那么我觉得这个常务副总不要也罢。” 沙正阳的语气很重,但是听在傅蕾的耳朵里却是格外兴奋刺激。 越是如此,说明这一位所图乃大,而这才是自己想要的工作,想要的事业。 注意到傅蕾目光闪动,跳跃着些许不一样的光焰,甚至白皙的面颊都有些红潮涌动的模样,沙正阳心中暗自微笑,不出自己所料,这个女人果然是不甘寂寞之辈,否则尤万刚也不可能否决自己对王春刚的推荐,而让对方来。 但对于自己来说,这并不是坏事,甚至是好事。 王春刚只是自己在不太了解的情况下的一个常规选择项,而这个女人能说服尤万刚,或者其他某位领导,最终进入组织程序过来,本身就说明其胸中的雄心抱负也好,野心抱负也好,绝对不小,而起能力起码也具备了匹配她的抱负的基本标准。 这正好符合自己的胃口。 若是只想在这长川实业厮混两家打熬资历,那这个女人就不符合自己的选择项,但自己是想要把长川实业打造成为类似于前世中华润或者平安这一类的巨无霸,那么就需要一些有野心有能力有手腕甚至有人脉的帮手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梁逢春根本不合格,就算是徐利平都不够格,格局略小了一些,只能说在这个阶段还可堪一用,未来他能不能提升自我达到跟随企业发展壮大步伐的标准,还很难说。 “那我可以问一问,沙总,您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常务副总?或者说,我这个常务副总未来的职责会是什么呢?”傅蕾咬了咬细腻的红唇,甚至连鼻音都变得重了一些,目光变得更加炽热,注视着沙正阳。 “嗯,我心目中的常务副总,最基本的三点,第一,能独当一面,必要时候你要能上得阵;第二,眼光格局要高远,哪怕你一时间看不清,但是你起码要看得远;第三,要有足够魄力和定力,不能人云亦云,要敢于拍板!……” 沙正阳的话清朗而坚定,傅蕾深吸了一口气,语气铿锵凌厉:“如果我说我做得到,甚至还能做得更好呢?” “那你就是合格的常务副总,甚至你也可以是总经理!”负手而立的沙正阳话语更见狂放霸气。()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