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二节 荟萃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二节 荟萃

心念百转,但曹汉锦脸上的表情却是丝毫不变,一副沉静自若的气度,“那我就先来说说?抛砖引玉吧。” “说吧,都的要说,老曹你在咱们长川实业也算元老,自然也有你自己的见解,这一次咱们就是凝聚大家智慧,要拿出一份咱们长川实业未来发展方略来,可以说咱们现在是绑在一条绳索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也希望大家不要顾忌什么,说清说透,有不同意见最好,也能让大家从不同角度看到不一样的问题。” 对于曹汉锦,沙正阳并无太多偏见,处于这个时代中和那个环境下,你要说谁有多干净,谁都是一尘不染,估计没谁能干到这个位置上,但是关键在于要有一个度,自己心中要有一个底线。 从这个角度来说,曹汉锦还算过关,但至于说曹汉锦能力本事,沙正阳解除了对方几回,只是觉得对方还算知进退,识时务,其他还看不出来。 这一次党委会,实际上也是对整个公司党委成员们的一个考察,也就是对公司管理层的一个考察。 目前长川实业还远未达到真正的完善的现代企业规范,党委会其实就代替了董事会和总经理办公会,集决策和执行为一体了,这种模式看似高效,但是弊端也不少,尤其是从监督机制上来说更是欠缺,但就目前来说,也只能如此,只有随着企业日渐规范化才能逐步解决这个问题。 “那我就说说。”曹汉锦清了清嗓子,“办公室与战略规划管理部把建筑板块放在第一,其实已经充分说明了建筑板块在我们长川实业中的特殊地位,刚才那些数据也足以说明建筑板块的重要性和基础地位,我不需要再赘言,现在我们需要探讨的是建筑板块我们下一步该如何来作,如何来谋划,让其焕发出更旺盛的生命力,绽放出更绚丽的光彩,……” 开门见山,直接提出了话题,曹汉锦的开场白很到位。 “我注意到前期沙总和我谈过,强调了一点,我印象特别深刻,那就是我们长川实业是国企,而且是全省最大的超大型国企集团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肩负着国企改革攻坚战中十分重要的一环,我们的责任重大,既要下海游泳,迎接市场经济挑战,为国有资产增值保值,打造更具竞争力的企业,同样我们还要承担作为国企所必须要承担的社会责任,……” 沙正阳有些讶然。 之前他是和曹汉锦谈过,但是也是浅尝辄止,一掠而过,根本没有谈到这么深,但是曹汉锦显然是捕捉到了自己近期的一些观点想法,而且还自己加以琢磨研究,才得出了这样一些观点。 光凭这一点,曹汉锦就不简单,之前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一位。 “建筑板块容纳了我们长川实业一半的职工,同时其产值在整个长川实业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其利润率和资产回报率却很让人失望,如何来盘活这一块,让其真正成为我们长川实业的顶梁柱,先前办公室和战略规划管理部已经提出了一些意见,我注意到其中最核心的一点就是扬长避短,组建两个各具特色优势的建筑企业,形成良性竞争,这一点我基本赞成。” 基本赞成,但是同时也意味着还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这让包括沙正阳在内的其他人都感兴趣起来,想要听一听这位长川实业的“元老”有什么不一样的看法。 曹汉锦也不卖关子,直抒己见:“组建两个各有优势的企业我是赞同的,因为大家都看到了我能长川建设这一板块的庞大资产和实力,三大煤建公司任何一家企业摆在省里都能数得上字号,当然我们要打造的是进入全国市场甚至进入海外市场去参与竞争的企业,所以整个板块整合后形成两个企业是可行的,但是我注意到办公室和战略规划管理部过于强调要形成各自优势特色,我的感觉是过于强调专业化,而忽略了其综合化的实力,……” 沙正阳抿着嘴,琢磨着对方的意思,对方看样子是不太认同组建这种专业性更强的两家企业,而认为应当兼顾综合实力。 “我仔细分析过我们我们长川建设加上三大煤建这几家企业,长川建设的前身是长油建设、秦都石化建筑和武阳石化建筑,也就是说三年前这还都是六家企业,而根据我的了解,三年前,长油建设在全省建筑行业排名无论是以总资产还是产值来计算,都是排在前三,而东神煤建和长流煤建都排在全省前十,其中东神煤建排在第六,长流煤建排在第七,哪怕是最小的伏虎煤建和武阳石化建设排名也都在全省建筑企业中的前二十,秦都石化建筑排名在全省第十一,……” “这其中辜科凡、魏君雍、吕雪松等人多次荣获过全省优秀生产工作者的称号,他们在管理上也都相当有一套,可以说各有特色,……” “长油建设算得上是一家综合性的大型建筑企业,魏君雍执掌的秦都石化建筑虽然规模略小,但是管理团队能力强,效益好,技术实力强,吕雪松的长流煤建更是走出汉川,在秦省和甘省都有业务,做得有声有色,现在要把这几家企业进行整合,我个人觉得完全可以是打造出两个各具优势特色的大型综合性建筑企业,这个综合性我觉得从其实力上来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只是在其未来业务的倾向上略有侧重罢了,我个人认为在未来的发展中,他们不必过于拘泥于所谓优势特长,而更应该利用未来国内建筑产业大发展时期,力争做到更强,……” 大家都听出了曹汉锦的意思,要把目标定得更长远一些,长川建设和三大煤建进行整合后组建新的两家建筑企业,那么这两家建筑企业的定位都应当是综合性的大型建筑公司,只不过在未来业务的发展上略有侧重,而不宜现将其方向确定,让其按照某个指定方向去发展。 “嗯,老曹的意见很中肯啊,我们的想法还是太主观了一些,先就把这未来要成立的企业的发展方向确定了,老曹的意见则是要鼓励他们在发展中来自我完善,侧重和倾向应当在发展中自己来选择,我的理解是这样,老曹,是不是?” 沙正阳的话让曹汉锦也很吃惊,这家伙的领悟能力很强大,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自己的意思,他也没有掩饰:“对,沙总,纵观当下我们省内建设企业,我们没有理由自轻自贱,如此好的资源,这么多优势,现在省里又有这么好的政策支持,我们理所当然的要把这两家企业做大做强,我个人观点,下一步的竞聘中,不但要以各个团队的模式竞争,同时也要在未来三年的业绩数据来作为考核的标准,假如第一年未能达到考核标准,”就应当按照规定予以处罚,而第二年的业绩仍然无法达到标准,竞聘则应当取消重新进行竞聘,…… 这也是应有之意,竞聘不是万能灵丹,更不可能一劳永逸,这一块实际上在竞聘规则中已经有罗列,但是在业绩考核标准的具体数据上,还需要进一步细化,并按照当下的标准和未来公司对其提供的支持力度来确定。 虽然早已经意识到能够走到这一类岗位上的角色都非易与之辈,但曹汉锦今天的表现还是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料,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曹汉锦显然是做过充分准备的,这个态度就更重要。 在建筑这一块上他能有这样的表现,也让上沙正阳生出更多的期望,希望对方能够在下一环节的建材和房地产板块上也能有所表现,同样他也希望梁逢春以及傅蕾能够有更多的惊喜意外给自己。 曹汉锦开了一个好头,接下来的梁逢春和贾治国也有不俗的发言,这让沙正阳越来越觉得自己之前有些小瞧人了。 傅蕾不是等闲之辈他知道,但梁逢春给他的印象相当平庸,但是对方却能如数家住的把当下长川实业存在的问题一一点出,而且坦承自己主持工作期间未能在处理解决这一块问题上取得多少成绩,这份坦率也博得了一干人的好感。 傅蕾的发言同样相当惊艳,当然这都在沙正阳的意料之中,千挑万选出来的常务副总,没点儿本事说不过去,而且在驻京办这个龙潭虎穴里打磨几年,无论是在眼界视野还是心胸上都更不一般。 至少到中午饭的时候,沙正阳都还沉浸在傅蕾的一些观点中,这些观点如果换了是沙正阳自己拿出来,说得过去,但是却是从傅蕾嘴里出来,就让沙正阳很震动了。 特别是傅蕾对于长川实业未来在房地产领域上的发展问题结合沙正阳的一些观点提出了放弃汉川除汉都之外的市场,聚焦京沪深三地,集中资源攻略的构想,更是足以说明傅蕾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