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三节 你这是挑衅!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三节 你这是挑衅!

下午的会议气氛明显被调动起来了。 或许是上午曹汉锦和傅蕾的表现刺激到了徐利平和梁逢春,下午在谈到建材和房地产板块工作的时候,两个人的态度都更为积极鲜明。 梁逢春对建材板块的熟悉程度显然要比其他人更胜一筹,谈到了水泥厂,谈到了铝材加工和钢构厂,谈到了预制件的市场前景,谈到粉煤灰领域如何制造混凝土和市政地面砖方面的优势,谈到了煤矸石制砖现有税收政策的优惠,相当详实。 看着原来一直相当低调的梁逢春居然能对建材领域有如此多的看法和建议,沙正阳实在忍不住问道:“老梁,我记得你是石化这一块出来的吧,怎么对发电领域的废弃物回收利用和煤炭领域采选废弃物利用会怎么熟悉啊?” 梁逢春笑了起来,“沙总,我实际上不算是正经八百的搞石化的,最早我在地方上工作,82年调到伏虎煤矿工作了五年,主要就是负责处理发电领域的粉煤灰和采选之后的煤矸石处理,但当时技术既不成熟,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对这一块的重视程度也不够,说穿了,也就是应付上边,得过且过,……” “后来你就调到武阳石化搞后勤?”沙正阳对对方在武阳石化之前的经历不太清楚,但是知道对方后来在武阳石化的工作情况。 “嗯,说是搞后勤,其实也就还是三产,正好赶上了武阳石化扩产,对建材需求也很大,当时厂里索性就和伏虎煤矿合作搞了一家粉煤灰砖厂,也就是现在的武阳市联合建材厂,92年我调回总厂,后来公司成立,我就到公司这边来了。” 后边的故事肯定不是这么简单几句话就说得清楚的,其中也免不了有一番人事权力的博弈,当然梁逢春应该属于失意者,所以才会被踢出武阳石化到长川实业,据说当时他也是武阳石化党委i书记的有力竞争者之一。 倒是到了长川实业之后梁逢春低调了许多,否则在吴庆龙和李伯丰锒铛入狱之后让他临时主持工作,这也是一个颇知进退的角色。 “没想到老梁你的经历也是这么丰富啊,我还一直以为你是在石化行业里浸淫呢,没想到你在建材领域也有这么丰富的经验。”沙正阳点点头。 “煤炭行业的副产品很多,很多都是高价值的东西,但是同样也有一些给环境承载带来压力的废弃物,粉煤灰是每家电厂都最头疼的东西,目前对粉煤灰的综合利用研究很多,但是要真正做到实质性的市场化阶段,也就是不需要补贴就能完全产生效益,也并不容易,这需要上下游都要做到相当精细的规划,从各方面成本来解决问题,煤矸石这一块也一样。” 傅蕾和梁逢春也是刮目相看,沙正阳连煤炭副产品废弃物的处理综合利用都能有这么深刻独到的见解,还是让他们有些意外。 在他们看来,沙正阳的确有些本事,尤其是宏观领域的眼光和见解更是深远。 或许他在专业领域不及长期从事这一行道的,但是作为长河能源集团和长川实业这样涉及面相当宽泛的大型企业集团,单纯的专业技能知识已经不足以支撑起掌舵这样大型的企业了,更需要广博的见识和深远的眼光,以及对未来发展细致入微的洞察力和分析判断能力。 沙正阳在这些方面无疑是相当优秀的,但他们没想到在煤炭副产品这样细分的领域,对方也能说得头头是道。 梁逢春固然吃惊不小,傅蕾一样感慨之余也有些心惊,她已经很高看对方了,但是每一次对方都还是能带给她许多意外的感触。 党委会之后的党委扩大会议开得很顺利,在党委会上确定了主线,统一了思想,接下来的会议也好,工作也好,更多的就是如何落实贯彻了。 竞聘方案还在进一步细化和完善,但是大方向已经确定,基本规程也应出炉,剩下的更多的是各个竞聘团队为了最后的对决各自把自己最强项最优秀的一面展现出来,让包括公司领导和管理层以及职工代表们可以最清楚最直观的了解未来几年,他们将会与一个什么样的管理团队合作或者在他们手下工作,他们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对职工代表们来说,他们更看重企业管理团队能给他们带来工资奖金上有多少增长,福利分配制度会有什么变化,中下层的管理层面又会有什么样的调整,而对于公司管理层来说,细化的各种数据指标才是最重要的,产值,利税,利润率,递增幅度,还有在就业上会拿出什么样的解决方案,这些才是他们所看重的。 只有将这两方面的内容结合起来,达到一个相对完美和谐的统一,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 ******** 接到苏伦康的电话时,沙正阳还在睡觉。 连续几天的加班熬夜研讨方案,让沙正阳也很是疲倦,好不容易等到国庆,他才有机会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一大早就被电话吵醒。 其实也不算早了,快10点钟了,沙正阳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吃。 “康哥,怎么这么有闲?”沙正阳舒展了一下身体,拿着电话从床上起来。 “你在汉都吧?”苏伦康声音很清晰。 “在啊,前几天去了秦都和武阳跑了一圈,前天就回来了,这两天加班看东西,好不容易盼到这个国庆节可以休息一下,在家睡懒觉呢。”沙正阳笑着道。 “你可真是有闲心,还能睡得这么安稳啊。”苏伦康在电话里冷笑一声。 “怎么了康哥?”沙正阳略微一愣,对方似乎对自己的表现很有看法啊。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找个地方,我们见面说一说。”苏伦康径直道。 半个小时后,沙正阳一边琢磨着一边开车按照苏伦康指定的方向抵达双凤桥附近的海潭公园后门。 “走吧,走一走,天气这么好,正是踏青的好时机。” 苏伦康的衣着永远都是那么一丝不苟光鲜顺滑的,头发有点儿摩丝打得闪亮,黑色皮鞋透亮,淡灰色的西裤外加一件浅色的格子纹休闲衬衣,纽扣工整,包就丢在了那辆桑塔纳2000上。 感觉到苏伦康并不像电话里那样心情不好,沙正阳倒是有些奇怪了。 他和苏伦康关系一直维系得不错,通电话的时间也不少,基本上每个月都有那么一次两次的见面,要么喝杯茶,要么吃顿饭,不过九月份沙正阳太忙,二人没见面。 “如果不是孙妍打电话给我说,我都不知道你还能有这么打能耐。”苏伦康突然来了一句。 “啊?”沙正阳莫名其妙。 “怎么,你好像还一无所知?”苏伦康睃了沙正阳一眼,“你不是自诩目光深远,料事如神么?” “康哥,你这一说还真把我说蒙了,我这段时间可是很老实啊,全副身心都扎在公司的改制竞聘上去了,这国庆节一过,竞聘就要出结果,尤高官和集团公司那边都盯得很紧,我哪还有什么心思去想其他啊?”沙正阳也不知道对方听到一些啥,也不好多问,干脆就等对方说穿。 苏伦康站定在一棵枫树旁,目光锐利:“你说国内经济将会遇到一些波折,国内煤价已经见顶?” 原来如此。 沙正阳淡淡的笑了笑:“这是个人观点,当然也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国内也有一些学着如此看,煤价连涨几年,今年东南亚金融出现问题,估计明年还会有波折,煤价震荡甚至下行也很正常。” “你不知道伊东煤业和东神煤业的扩产项目国家计委都已经批复动工在即了?”苏伦康语气越发严厉。 “批复了并不代表就要立即启动,也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推迟一段时间也很正常,违背市场规律逆势而上只会带来损失。”沙正阳很平静,“企业也需要根据自身判断来作出决定。” 沙正阳滑不留手的回答让苏伦康很是不满意,冷冷的道:“你觉得你这话别人会信么?正阳,我不多说,什么情况你自己心理清楚,你现在处于关键时候,省里考察正在进行,你为什么这么草率?” 点穿了其实更好,沙正阳也觉得这么含糊其辞没有多大意义,他很坦然的道:“康哥,我没想那么多,在其位谋其政,如果在真阳县长位置上,也许我还要多考虑一下,当然可能我的观点就没多少人注意了,但是既然我担任了长河能源集团党委委员,总经理助理,就要对企业负责,东神煤业的扩建项目是我提出来暂时中止的,尤省i长和钟总被我说服同意了,袁总不是很认同,但是还是服从了集团党委的意见,至于说其他人,我想这是企业行为,有不同意见,我们也尊重理解,……” 苏伦康目光不动,看着沙正阳,他想搞明白沙正阳真实想法,但却看不透对方。 “你这是挑衅!就算有不同看法,也不该如此,不该选择这个时候发声!”苏伦康阴沉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