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四节 必须走这一步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四节 必须走这一步

沙正阳自然明白苏伦康的意思,问题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伊东煤业那边启动扩建也就罢了,左右不是长河能源集团的企业,对长河能源资金调度没影响。 但东神煤业就不一样了,这一动,一两年里投入资金都是以亿计,势必影响到整个集团资金投放去向,或者说直白一点,成品油销售公司的组建肯定会大受影响,这是沙正阳和鲁同浩都无法接受的。 在这个问题上,沙正阳态度甚至比鲁同浩这个分管领导更强硬更坚决。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不抢在中石油中石化两个巨擘成立之前就把整个销售网络先搭建起来,未来就凭长河能源集团这个小身板儿,或许在汉川省境内你可以称孤道寡,但是放在全国这个范畴,你就真的不够看了,尤其是要和中石油中石化这两个狠角色,只怕你想在这两家巨头夹缝中求生存,恐怕就只有铩羽而归了。 要搭建起一个完整的销售网络可不只是和各省合伙组建一个省级销售公司那么简单,关键就在于你得要有属于自己的销售终端。 目前的销售终端组成很复杂,以现有的中石油中石化销售体系为主,但是诸如农机系统和地炼以及社会体系的加油站仍然占有相当规模。 一直要到2000年以后中石油中石化为了强化自身的地位开启大规模的加油站收购大战,双方通过海量资金的疯狂收购大战,最终虽然未能击倒对方,但是却基本上把其他“杂草”给涤荡一空了。 以至于后来社会上的加油站基本上成不了气候,中海油和外资加油站才开始慢慢入场,这也是因为国内汽车市场增长太快,对零售端需求猛增,现有市场难以满足,才给了这些后来者的一些机会。 现在不抓紧这两三年时间把沿长江的销售体系建起来,未来根本无法中石油中石化对抗。 在沙正阳看来,这两年是最佳时机,尤其是要抢在中石油中石化明年中成立之前先把一些最关键区域的最关键部位布局落子到位,然后再来趁着地方政府的加油站审批权限尚未被中央收走的情况下,迅速在沿海地区布局,这个权限将在2001年6月被国家经贸委正式收回。 这样尽可能的在此之前形成一个全国性的销售网络,只有这样未来才能在竞争中不至于居下风。 现在在加油站领域投入一百万,三五年后这笔投资可以轻而易举涨到价值五百万甚至一千万,尤其是一些区位好、位置关键经济又较为发达的地段,一个加油站的核心价值不是用钱能衡量的,这基本上就代表着你这个企业是否在这个区域具有市场影响力。 可以说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大好生意,而且其财富增长幅度惊人,在商言商,沙正阳作为长河能源集团的领导之一,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这样一笔大好生意溜走,被别的竞争对手来抢占先机。 在这一点上,他可以硬钢任何人。 因为要不了两年,就会证明自己的抉择是多么的明智,一边是煤价暴跌,投入毫无收益甚至只会迎来巨亏,而另一方面收益则是狂飙猛升,让人血脉贲张,两相对比之下,自己的高瞻远瞩和老谋深远会进一步加深自己在领导们心目中的印象。 至于说某些领导暂时性的嫉恨不满,他沙正阳觉得自己也承受得起。 哪怕真的因为此事恶了李铭的心意,而让对方对自己不满,沙正阳觉得也值得。 当前晋升副厅级这一关过关之后,未来两三年自己也没有指望还能有什么大造化能让自己再上一台阶,那简直就太骇人听闻了。 再说了两三年后李铭还在哪里,谁又能说得清楚? 又或者,未来两三年里,谁又能说得清楚自己没有机会和对方握手言和相逢一笑泯恩仇呢? 尤其是在自己执掌长川实业的情况下,未来有太多机会可能会让自己和对方交织了,沙正阳也相信自己可以制造出很多机会让对方对自己高看几分,沙正阳也相信对方作为一个成熟的官场老手,会很理性的看待和对待未来自己和对方的工作交织。 所以对苏伦康的紧张和忌惮沙正阳能够理解,但是却并不担心。 “康哥,有些情况,你不在局内,难以明晓。”沙正阳摩挲了一下下颌,沉吟着道。 早上还没有来得及刮胡子就出门来了,越是劳累熬夜,胡子长得越快,飞利浦的双头剃须刀始终觉得不那么舒适,但是如果要用刀片来剃须,又觉得太麻烦,一旦忙起来更是顾不得。 当然,沙正阳还是很感谢苏伦康的关心,无论如何对方都是一片好意,而且这么久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基本上已经从最初的一种比较默契的工作关系渐渐深化为一种能够相互支持互利的合作关系, “哦,又有多大的苦衷让你要走则一步险棋?”在苏伦康看来这就是一步险棋,很不划算。 李铭从省委秘书长升任常务副省i长,并不是单纯的升迁一步那么简单,这其实是一个征兆,预示着李铭前途看好,未来其位置可能还会进一步提升,比如升任省委副书记兼常务副省i长。 苏伦康从田力那里得到的消息就是这样一个趋势,那就是未来副书记和常务高官将会一肩挑,实际上就要承担起主抓经济工作的责任来。 马上就是党的十五大,基本上就要明确这样一个趋势,到明年两会之后,这种格局会进一步铺展开来,从省一级到实现这一级,都要采取党委副职和行政常务副职一肩挑模式。 也就是说,一方面要逐渐淡化党委体系对具体经济工作的干预,同时又要进一步强化党对经济工作中的大政方针的引领作用,所以原来党委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会和政府序列中的常务副职合二为一,这样可以相得益彰。 “苦衷说不上,康哥,但是你应该清楚省委省政府把一干企业整合进来组建长河能源集团的意图,这不是简单的一个打包,而是要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同时目的意图都很清楚,汉川需要一个具有引领作用的龙头企业,作为冲击世界五百强的先锋,但如何来实现?” 沙正阳很冷静的分析着:“从现在的格局和形势来看,省委省政府的意图要想实现,很困难,实际上他们也都意识到过高的估计了三大煤业和长河石油以及两大炼化的实力和表现,也过低的估计了企业的整合难度,对未来的经济形势也过于乐观,……” 沙正阳说得很直白而客观,甚至有些不客气,对此苏伦康倒是能理解。 田力也多次和他闲谈中谈到周王二位主要领导这一年来都有些担心组建长河能源集团的目的难以实现,甚至可能会带来副作用,但是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又不可能再退回去,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只要能有利于长河能源集团发展的举措,两位主要领导都支持,但是前提就是要见到实际效果。 谁辜负了两位主要领导的期望,那么就要付出代价,无论他是谁。 这个他,不仅仅是沙正阳,也不仅仅是钟广标,甚至也包括尤万刚,所以尤万刚也好,钟广标也好,还有眼前的沙正阳也好,在苏伦康看来,就有点儿像是孤注一掷了。 可问题是孤注一掷你为什么不通过其它方式来解决呢?就非要中止东神煤业的扩建项目,难道你们不知道东神煤业扩建项目是谁在主导推动? “所以你们就要中止东神煤业扩建?这和未来你们集团的发展矛盾么?我觉得一点儿不矛盾,中止了才矛盾吧?”苏伦康毫不客气的道:“我不认为东神煤业项目那几个亿的投资如果用到其他地方就能发挥出比东神煤业扩建项目多多少的效益,以现在煤炭价格和市场趋势,扩建是很有必要的,这一点我也专门请教过一些相关业内人士。” “康哥,这个问题恐怕就只能说是见仁见智了,谁都很难说服谁,我们只能用时间来证明。”沙正阳顿了一顿,“可能你也清楚我们长河能源集团下一步的主攻方向,海外布局很快要走第二步,销售网络建设已经进入关键阶段,和各省组建销售公司有几个省已经谈妥签字,还有几个省正在谈,而收购正在全方位铺开,你知道我们九月份用于收购花了多少么?我告诉你,1.45亿!可这还远远不够!” 沙正阳的和盘托出让苏伦康也是一惊,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难怪长河能源集团现在一副捉襟见肘的模样,据他所知,几大行都在全力支持他们,融资力度很大。 “烧钱也没有你们这么厉害啊,有这个必要么?” “非常有,必须有!”沙正阳毫不客气:“到12月底,我们还打算烧掉8个亿!这还只是最基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