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五节 微妙的竞争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五节 微妙的竞争

苏伦康再度倒吸凉气,未来三个月还要烧掉8个亿,这可真的是在烧钱了,问题是这样疯狂的烧钱能够带来什么? 苏伦康不相信如此大的动作,省里边会不闻不问。 毫无疑问尤万刚是早就把这个情况向省委省政府做过汇报的。 虽然这是企业行为,但是这是国企,背负的债务都是要由省政府来兜底的,尤其是从银行融资,若是没有省属国企这块牌子,哪有那么容易就能贷到几个亿? 甚至省里边也可能早就就此事进行过研究,授权长河能源集团开展此项行动,只不过这个动作实在太猛了一些,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正阳,我知道你们长河能源集团要打造一个沿江各省的销售网络体系,但是你们这样大投入,未来效益可以预期么?还有你们集团恐怕需要投入也不禁止与这一块吧?”苏伦康忍不住问道:“这样盲目的大投入,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恐怕会拖累整个集团,甚至带来更大的危害,这一点你们考虑过么?有没有一个科学的评估?” “康哥,这样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做一个全面的评估?实际上这个评估几个月之前就一直在进行,你所担心的我们当然也能想到,这么大的投入,当然不是我们长河能源一家,事实上你也清楚销售公司是以省级为单位,每个销售公司我们以51%到75%之间占比控股,其余股份我们都让给各省,由各省自行分配,他们一样要投入真金白银,否则这个销售网络如何能够实现双方利益最大化?” 沙正阳的话让苏伦康稍稍安心,但是他还是觉得不踏实,“正阳,建立一个销售体系绝非一蹴而就可成,而且也需要考虑到建成之后成品油来源渠道问题,单以长河能源集团旗下炼能,恐怕很难满足整个沿江地区各省销售渠道的需求吧?那其余货源又从何处来?如果是最重要从中石油中石化来,会不会被其卡脖子?” 对苏伦康的敏感沙正阳内心也在赞叹,能想到这一步说明对方也是花了心思考虑过这个情况的,当然他对长河能源集团现在和中石油的复杂关系还不太了解,所以有这种担心也很正常。 “康哥,我们目前的炼化能力肯定难以满足下一步我们建成的销售网络需要,所以我们会和中石油合作,事实上目前我们已经在和中石油合作了,10月份,第一批凯子阿克纠宾肯基亚克油田的原油会通过铁路运到新疆独山子炼油厂,而中石油在汉川的原油将会确保我们武阳石化和秦都石化的需求,未来从阿克纠宾石油公司运往独山子炼油厂的原油数量还会进一步提升,同样下一步武阳石化和秦都石化的炼能扩张也会有充裕的原油保障,当然这是三五年后的事情,近期中石油在国内的几个炼厂会在成品油需要上满足我们销售渠道的需求。” 沙正阳的话没有能说服苏伦康,“你们的保障还是建立在和中石油的合作之上,但未来长河能源集团和中石油还是以竞争为主的关系,虽然你能在一些领域合作,但是销售渠道上,我想中石油绝不会放任不管的满足你们,肯定会找各种理由借口来予以限制遏制,那你们怎么办?” “合作归根到底还是建立在各自实力基础之上,没有实力,中石油当然会采取各种措施来打压遏制你,这一点我们有清醒认识,所以我们只能加快发展,壮大自己。”沙正阳迈步前行,“我们本身实力就不如中石油中石化,所以必须加快赶上,否则越落后就越难以赶上,越难以赶上,日后处境就会越艰难。” 苏伦康沉默以对。 长河能源集团按照自己的路径在走,很难说对方这样做不对,但是对沙正阳来说,这样的风险和代价就有些大了。 如果真的李铭吧怒火集中在沙正阳身上,未来沙正阳恐怕路就没那么好走了。 苏伦康知道现在沙正阳很有些春风得意,长河能源集团的出海战略就是沙正阳一手策划的,这获得了省里主要领导的高度评价,而且也在实际推进中取得了初步成功。 现在这个打造沿江成品油销售网络体系无疑又是沙正阳的一个新招,也获得了省领导的首肯,但是这在资金上的大量需求又和李铭的煤炭产业做大做强有些矛盾了,未来这个矛盾会不会爆发,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不好说。 “正阳,既然你这么有把握,我也就不多说了,至于说这背后的风险以及一些潜藏的隐患,我想你也心中有数,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苏伦康不再多说,他相信沙正阳走到今天这一步,应该有足够的政治敏感性和洞察力。 沙正阳也微微点头,表示领会到了对方意思,“谢谢康哥有心了,我自晓得。” “我先前和你说了,这也是孙妍和我说了我才知道,估计孙妍心里也有些着急,所以才托我来和你一说。”苏伦康看了一眼沙正阳,“你就没什么说的么?” “能说什么?”沙正阳苦笑,“逝者如斯夫,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你小子还真的斩情断性啊,我琢磨着孙妍是不是有点儿意思,嗯,有没有可能和你破镜重圆?”苏伦康挑开来说,“据我所知,到现在她也没有另找对象,她现在在汉都市委那边也相当忙,等闲见不到一面。” “破镜能够重圆么?”沙正阳反问,目光也有些飘忽。 这不是第一个认为他该和孙妍重归于好的了,问题是当初的分开二人并非是因为其他,而是一种在各自事业上的难以退让造成的,现在孙妍就能退让了么? 一时的退让,那日后呢? 沙正阳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这关系到两个人对自己的工作和事业的认可,很难妥协。 目光直直的看着沙正阳,最终苏伦康也只能摇摇头,这种事情外人是没法插手的,插手的结果只会让自己成为不受欢迎的人。 “那就说说你现在手里的工作吧,长川实业改革动作力度很大,听说上边也很关注,希望能够拿出一个典范来,你可得要好好表现一番。”苏伦康目光多了几分探究,“下一步竞聘之后,长川实业要打开局面,总得要有突破口吧?选择哪方面?” “建筑。”沙正阳很肯定的道:“房地产要跟进,建材作为辅助,这三驾马车会成为长川实业未来五年的支柱,撑起一片天。” “看来你提到过的国内经济会有起伏,中央要政策来拉动经济,就是指房地产业了?”苏伦康目光里更多的是思考,“能不能弄点儿东西出来我看看,这个问题我很有兴趣。” “哦?”沙正阳一怔,目光里也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味道:“康哥,你不负责农业这一块了?” 苏伦康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下个月我要上挂锻炼。” “国家计委?”沙正阳目光一凝,这个家伙升正处比自己还晚呢,居然就要上挂到中央部委去了,不得不说他老丈人的人脉资源还真的够厚,不过沙正阳还是由衷的为对方高兴。 “嗯,国家计委政策研究室,估计要在那里呆半年。”苏伦康竭力让自己的表情态度自然一些,但是他发现自己很难做到,他就是想要在对方面前展露一下,对方很牛,但是自己也不弱,甚至不比他差。 “呵呵,康哥,你牛!”沙正阳笑了起来,“国家计委啊,好多人梦寐以求去的地方啊,你可倒好,说去就去了,而且是政策研究室,在那里边染一水,那眼界胸襟都得要大不一样,啥时候我也能去感受一下啊。” “得了,别在我面前显摆啊,省里都考察你了,你还在我这里说风凉话,你也不觉得让人齿冷?”苏伦康没好气的道。 “康哥,考察归考察,而且就算是考察过了,这企业里边,嘿嘿,你懂的,意义不是很大。”沙正阳感受得到对方内心里那股子不服气的酸味儿,就像自己对对方去国家计委镀金一样有些艳羡一样,只能自我矮化一下安慰对方。 “哼,企业又怎么了?能节省一年时间那也是好的,你能在企业呆多久?未来一出来,只要能平调,那也一样替你节省了,起码任职时间是摆在那里的。” 苏伦康对这里边的东西很清楚,有时候哪怕是早任职一个月那就能在排序上排在前面,同样早任职一个月,也许就能比人家多获得几分机会。 “康哥,那咱们是不是都该相互庆贺一下呢?”沙正阳笑了起来。 他觉得这家伙今天来的目的固然有提醒自己的意思,但是估摸着要把到国家计委上挂锻炼这个消息向自己炫耀一下也是原因之一,在自己面前大概是觉得太憋屈了,终于找到了这样一个机会。 “互勉,共贺。”苏伦康面部表情终于丰富多彩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