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八节 有野心是好事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一十八节 有野心是好事

辜科凡的观点让沙正阳和傅蕾都大感兴趣。 集中资源攻略除开汉都之外的城市仅限于京沪深,这是沙正阳和傅蕾的一致观点。 作为汉川省属企业,你长川地产不在省城发展,说不过去,而且在汉都发展,能够获得省里各方面政策和资源支持,同样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区域,而在京沪深那就要全靠企业自身去发展运作了,省里能够提供的扶持资源相对要少得多。 “你觉得未来长川地产应该瞄准京沪?”傅蕾沉吟着问道。 这有点儿像是在现场考较了。 地产板块虽然还没有正式启动竞聘,但是毫无疑问潜在的几个候选人都不太让人满意,不但沙正阳看不上,傅蕾也看不上,所以当初他们就有点儿倾向于从外部物色团队的想法,但尚未成形,只是二人与徐利平进行过简单的探讨。 当时的想法也就是等到建筑板块竞聘结束之后形成一个较为规范的竞聘规程再来研究地产板块,没想到辜科凡却冒了出来。 沙正阳和傅蕾都有些意动。 当然这不可能内定,但是如果能提前了解对方的一些想法意图,以及对未来的规划,也有助于沙傅二人尽早明确心意。 “长川地产未来肯定在京沪,傅总提到的深,还有穗,其实也应该是热点地区,甚至就近几年来说,可能会比京沪更热,但却不适合我们长川地产。”辜科凡是有备而来。 他很清楚地产板块不太可能还想建设那样可以实现一种竞争模式,这是一个赢者通吃的板块。 未来长川实业也好,长河能源也好,甚至省里边也好,不可能在这个板块给两家企业以支持。 这是一个比拼政治资源和金融资本的行业,前者决定格局,后者决定规模,而同样格局会影响规模,规模也会反作用于格局,二者密不可分。 “哦,你这个观点很有趣,说说。”傅蕾浅笑嫣然,目光却格外锋锐,注视着对方。 撒谎正阳现在反而倒像是成了一个局外人,好整以暇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此种局面他乐见其成,对于自己的下属,他是迫切希望他们能表现出最好的一面,辜科凡如此,傅蕾也如此。 他从不惧怕喧宾夺主,这一点傅蕾已经越来越感受到了,所以哪怕是当着沙正阳的面,傅蕾也表现得越来也耀眼,沙正阳甚至在背后给予鼓励和推动。 他现在未来傅蕾接掌长川实业,这个时间越早越好,当然沙正阳也清楚,这需要一个过程,傅蕾需要表现出她自己的能力和实力,建立起足够的威信,在这一点上,他要助傅蕾一臂之力。 这个时候就是一个好机会,让辜科凡也意识到这一点。 “沙总,傅总,深穗两地紧邻港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同时这里也是港澳资本进入大陆的桥头堡,这里经受市场经济化大潮洗礼最早,也最彻底,房地产行业从现在来看,还带着较为浓厚的计划经济特色,但是我相信未来这个特色会日渐淡化,市场经济性质会越来越明显,……” 辜科凡的话头被沙正阳打断:“你认为其计划经济特色会彻底消失么?或者政府干预会消失么?” 这个问题很突兀,也很耐人寻味,连傅蕾都是一怔。 辜科凡当然不会认为沙正阳这个问题是随口一问,他仔细的思考了好一阵,才缓缓道:“我认为不会,或许目前这个阶段会日渐淡化,因为之前计划经济特色太浓,不符合房地产市场发展规律,但是一旦这个市场上升到了影响到国计民生的程度,那么国家层面,政府层面,应该都会通过一些方式渠道来干预,嗯,这个市场也是政府最容易干预的,土地,资本,这两大要素都掌握在政府手中。” “嗯,继续你原来的话题。”沙正阳不再多说。 “之所以我认为我们长川地产现在不太适合进入深穗,一方面那边市场化形态已经远远超过了内陆地区,乃至京沪,我们长川地产未必能赶得上,二是那边有来自港澳资本支持,我们占不到优,还有,那边竞争更激烈,我们应该避实击虚,先攻略京沪,京沪目前已经有一些迹象,我觉得很适合我们长川地产,……” 傅蕾目光明澈,“你倒是个有心人啊,什么迹象?” “比如老旧城区的改造,在燕京和上海,都已经有了大规模启动的迹象,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契机,否则我们很难一下子介入这两个区域。”辜科凡忍不住搓了一下手。 沙正阳和傅蕾交换了一下眼神,果然,辜科凡早就在这方面有了准备,而且他应该还有一些其他资源在支持他。 不过这不重要,只要是有利于企业发展的,沙正阳和傅蕾都看得很开,甚至希望能有更多的这类意外。 “那为什么非要在京沪,汉都后者嘉州、西安、三亚、北海这些城市不行么?长川地产在这几个地方本身就还有一些资产项目和闲置土地。”傅蕾再问。 “不一样。从我个人观点来看,有两方面京沪具备其他地方永远无法取代的特殊优势,或者说是目前我们长川地产进入的最佳机会,第一,京沪二地,一为政治文化教育中心,一为经济金融中心,这两者的特定资源决定了其他城市很难代替,也决定了这两个区域的土地和房地产的稀缺特征,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推进会使得这一特点更凸显,……” 辜科凡显得很沉稳自信。 “第二就是京沪两地目前的房地产年市场还处于黎明前黑暗阶段,我记得上一次沙总和我提过可能未来某个时间国家会推进住房体制改革,催生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的房地产市场,我很感兴趣,为此我也托一些在相关国家部委的朋友对这方面的政策做过一些了解,得到的答案是相关的政策和指向其实早就有了,但是现在就是缺乏一个合适的时机来启动,我觉得这个时间节点也许不会太远了,抢在这个节点之前进入,可能会奠定我们外地企业进入京沪两地的一个巨大先行优势,可以让我们长川地产具备和本地企业一样的先机,而我们的优势他们却不具备。” 辜科凡的远见和雄心深得沙正阳心思。 在沙正阳看来,长川地产总部摆在汉都,就决定了其要发展会比京沪深穗本地房地产企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这是地理位置和汉川本身经济实力决定的,和企业无关。 而企业要做大,既要兼顾本地,更要立足长远。 从企业本身利益来考虑,把目标放在京沪无可厚非,甚至日后将总部搬迁到京沪在沙正阳看来也没什么不可以,只要利益符合。 当然这需要从税收和企业资产增值的角度来综合平衡。 “继续。”沙正阳鼓励道,他听出辜科凡还有未尽之意。 “另外我听说过沙总的观点,那就是未来我们国内经济可能有一些波折,嗯,东神煤业扩建项目暂缓,那么未来集团会不会能够在推进出海战略之余也给我们长川地产更大的支持,我相信集团给我们的支持,未来可以获得更大的回报,……” 沙正阳和傅蕾同时笑了起来,傅蕾打趣道:“老辜,你这么当着沙总和我说跳开公司直接向集团要支持,是不是要有点儿过了?这让沙总和我怎么想?” “沙总和傅总不是心思浅薄心胸狭隘之人,这一点我辜科凡还是看得出来,对于公司的未来发展其实沙总和傅总都有盘算了,除了建筑这一块外,我觉得也就只有房地产这一块值得大投入,也能产生大回报,而像建材和其他板块,我个人不是很看好,当然如果说从和建筑板块配套来说,建材板块尚有意义,但其他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都可以采取其他手段来处置掉,以便最大限度实现资金的利用价值。” 辜科凡的话从纯粹的企业经营角度来说没问题,但是作为国企还需要考虑其他因素,这一点沙正阳和傅蕾自然不需要和辜科凡多说。 “老辜,看来你在这一块上花了不少心思吧?”傅蕾点头,“现在房地产板块的竞聘马上就要启动,嗯,沙总和我都希望能够在竞聘台上看到你的团队表现,如果是再像建筑板块这样的表现,恐怕……” “沙总傅总放心,若是没有这点儿把握,我辜科凡也不敢登门了,今天来也就是先向沙总和傅总报个到,这一回,我们志在必得。” 辜科凡走了,留下了沙正阳和傅蕾。 “口气很大,肚里也有点儿货,就怕眼高手低,京沪市场岂是那么容易打开的?”傅蕾轻轻叹了一口气。 “难道你不看好?”沙正阳倒是很坦然,悠悠道:“不去闯一闯,怎么知道不行?有这份雄心干劲,我们当然要扶上马送一程,或许我们能见证一个未来不输于长川实业甚至长河能源的房地产巨头崛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