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二十二节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二十二节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有点儿意思。”沈建红点了点头,她是全国总工会出来的干部,自然对国企职工权益问题很关心,听到郭业山的这个说法,下意识的就来了兴趣,“没想到这个沙正阳还有些头脑,国企改革能首先考虑到职工利益,还能拿出这个很具有建设性的意见,不错,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沈建红的这个评价很高,朱凤厚和郭业山都很高兴。 郭业山不说了,朱凤厚本来要和沙正阳有些交情,加上和曹清泰关系密切,自然也对曹清泰的这个“得意弟子”很关注。 沈建红是中央下来的干部,一来就直接担任省委副书记兼汉都市委i书记,而且性别和年龄优势都很大,据说省委副书记杜高成和韦庆良明年年龄就要到点,都要下来了,而沈建红很有可能直接担任汉川省委分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话语权会更重。 想到这里,朱凤厚也在为沙正阳高兴。 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些大气运,到哪里都能折腾出一些东西来让领导感兴趣,原来在宛州是深得林春鸣信任看重,回来之后不知道怎么又让尤万刚看上了,十分欣赏,现在随便一个建议居然又让沈建红对他的印象好了起来。 郭业山这个家伙能瞅准这个时机帮忙建言,看得出来这个家伙肯定和沙正阳关系很到位,这也说明沙正阳这家伙在哪里都能把人缘关系处理得很好,情商很高啊。 “沈书记,沙正阳也算是咱们汉都出去的干部,原来曾经在银台工作过,我到银台工作时,他也刚离开银台,在银台工作就很突出,东方红集团始创于他,是个非常难得的优秀人才,他还曾经在老郭手底下干了两年吧?” 既然郭业山在刻意帮沙正阳造势,朱凤厚当然也不吝帮对方一把。 “哦?还是我们汉都出来的干部?”沈建红其实早就知道沙正阳,但是她不知道沙正阳还是郭业山以前的下属,朱凤厚这么一说,那也说明郭业山和沙正阳之间关系匪浅,“这说明我们汉都的干部选拔机制很顺畅嘛,这也才能出优秀干部,连省里都看上了,这是好事。” “沈书记说得是,沙正阳搞企业工作的确很有一套,这大概也是省里要把他从宛州专门调到长河能源集团的缘故吧。”朱凤厚解释道。 “不过沙正阳的这个建议的确很有启迪意义,也很具有可操作性,我们汉都明年国企改革的任务很重,在这方面的稳定压力也会很大,如果能够用这种方式来缓冲,我觉得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沈建红沉吟着道:“这件事情老朱你操个心,了解一下他们长河能源集团下一步的做法,可以用于我们汉都下一步工作作为借鉴,另外我也会给周书记、王省i长他们二位建议,看看这个办法是否可以尽快研究一下可行性,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尽早把前期准备工作做起来。” “好,我下来之后联系一下,也顺带看看省里那边对这方面有没有一些新的意见,如果能落实,也许我们汉川我们汉都能够在全国这方面进行一个尝试。”朱凤厚点头应道。 当工作研究结束,其他人离开之后,沈建红这才把目光望向自己的秘书,“小妍,我看你刚才精神有些恍惚,是身体不舒服么?如果不舒服,赶紧去医院看看医生,……” “没有,没有,沈书记,我没事儿。”孙妍没想到对方观察力这么细致,自己那么一会儿心神恍惚,也被对方看出来了。 “是么?我觉得你刚才好像心不在焉,我可是第一次发现你有这种情形呢,怎么了?”沈建红很看重自己这个秘书,从各方面来说,孙妍的表现都让她很满意。 她一直觉得自己到汉川工作,最满意的就是遇到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很顺手的秘书,这不但让她对工作熟悉很快,进入状态也很快,而且在私下里,孙妍和她的关系更类似于长姐和幼妹甚至就是母女关系,所以很多时候她们都是无话不谈。 沈建红知道孙妍以前曾经交过一个男朋友,后来分手了,这都是在她来汉川之前,但孙妍从未提及过这件事情,所以沈建红也从来不问,甚至也从来不去打听,她觉得以孙妍的聪慧睿智完全能够自己处理还私人感情这方面的问题。 “没什么。”孙妍咬了咬嘴唇,摇摇头。 “真的?”沈建红再问道:“有什么说出来,我好歹也比你多这么多年的历练,公事私事我也许都能给你一些帮助和建议。” 孙妍抬起目光,良久才道:“沈书记,其实沙正阳就是我的前男友。” “哦?你的前男友?!”沈建红吃了一惊,但是又觉得情理之中,以孙妍这样的优秀,她能看得上眼的男人,肯定不会差,“但你们分手了,是你的原因,还是他的原因,或者就是真的不合适?” 都很优秀,未必就一定合适,甚至可能就恰恰不合适,这个道理沈建红当然明白,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却未必明悟。 “我也不知道。”孙妍有些迷惘的摇摇头,“当初我还在读大学,而他也还在乡镇上工作,……” 孙妍把她和沙正阳相识相交相恋的过程做了一个介绍,最后才谈到了沙正阳去宛州工作的情况。 “当初我爸希望他能调回来,而实际上那个时候他如果想调回来也能行,只是可能在职务安排上不一定有那么如意,但他断然拒绝了,他认为他留在宛州会更发展更好,而我当时也因为面临着工作上的压力,很忙碌,……” 沈建红微微点头。 这就是两个都对事业有着自己追求的年轻人在各自事业上的取舍问题。 汉都和宛州相隔千里,两个人本身工作就很忙,距离会产生美,同样距离也会让感情慢慢淡忘。 时间空间对一段感情的磨蚀是相当大的,尤其是这段感情尚未彻底稳固,尚未受到法律和道德约束的时候,那么就更容易断裂了。 可以说这段感情无所谓对错,只是各自的选择不同罢了。 谁都不愿意在事业上做出让步,为感情。 或者他们都觉得对方应该做出一些牺牲。 孙妍可能是认为对方调回来一样有很多机会,而自己去宛州就完全不一样,所以沙正阳做出这点儿牺牲都不愿意,说明他对这段感情的不珍惜。 同样沙正阳可能也认为自己在宛州如此好的机遇,作为男人怎么可能放弃?而女性似乎天生就该做出牺牲,这个观念在很多男人,特别是事业有一定成就的男性头脑中都根深蒂固。 正因为如此,这样一段感情才会无疾而终。 “谁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调回汉都了,……”孙妍有些失神。 “嗯,沙正阳现在还没有结婚,也一直没有对象?还是他后来有了,现在分了?”沈建红想了一下才问道。 孙妍迟疑了一下,“他肯定没结婚,现在也应该还没有确定的对象吧,也许有过心仪的,但大概没有成吧,具体情况我也没有了解过。” “那你自己现在是什么想法?”沈建红心中暗叹。 她觉得这段感情恐怕很难破镜重圆了,如果说沙正阳一直在等待孙妍,那么回汉都这么久了,恐怕早就有动作了。 问题是这么久了对方毫无动静,而且孙妍话里话外的意思虽然含糊,但是按照沈建红的理解,那就是沙正阳多半还处过对象,只是可能没有特别合适的而已,这种情况下两个人的那段感情恐怕已经冷却,再想要恢复到原来那种状态,几乎不可能了。 如果说这两人是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女,对所谓爱情已经不再抱太多的奢望,那么或许可以走到一起,为事业,但这两位现在看起来好像都还对爱情抱有一份奢望,所以,这真的很难了。 当然这个观点沈建红也只是在心里默默想想而已,不能公之于众,她只是为这对年轻人有些可惜罢了,造化弄人,奈何? “你想听听我的建议么?”如果是换了别人,沈建红是绝对不会在感情方面给什么建议的,那基本上都是有害无益,成了分了都落不到好,但是对孙妍,她做不到。 孙妍咬着嘴唇点点头。 “你可以找机会和他谈一谈,找一找感觉,如果你们俩都还能找到原来那份感觉,那么还可以考虑重新开始,如果没有了,那就趁早放下,另外去寻找属于你们的感情归宿吧。”沈建红淡淡的道。 这实际上就是让他们放弃。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句话也就说明了,过去的就过去了,不可能再回来。 这一点沈建红明白,但她不知道孙妍和沙正阳这两个年轻人是否明白,所以让他们再去碰撞一下,感受一下,他们就会明白,最终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