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二十四节 学会放手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二十四节 学会放手

帮尤万刚写东西那只是额外工作,沙正阳也没打算要把这些内容写得多详细,那不是他的工作。 给给创意想法就算是不错了,具体那该是人社那帮人干的,凭什么他们工资奖金照拿还得要自己帮他们干活儿,支个招,让他们也该好好干点儿活儿了。 “没想到老曹你对汽贸这一块这么了解。” 曹汉锦专门来找了沙正阳,谈到了汽贸这一块,一谈就是两小时,这让沙正阳对曹汉锦刮目相看。 不得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能走到这一步也非偶然。 沙正阳估计是曹汉锦感受到了自己对建设、房地产和建材这三块的重视,而对其他有些轻忽的态度,所以才会专门来找自己商谈汽贸这一块的工作。 可以说长川实业的汽贸这一块,现在哪怕是在国内也属于佼佼者,这有赖于长河石油管理局前任局长张科对汽车的喜好,当然也和前几年长河石油效益上佳,给了汽贸这一块很大的支持有很大关系。 正因为有长河石油的鼎力支持,长川汽贸现在在汉川省是首屈一指的进口汽车销售商,无论是奔驰宝马奥迪,还是凌志美洲豹保时捷沃尔沃,除了法拉利劳斯莱斯这一类国内的确太稀罕没有消费群体的进口豪车外,国外的汽车品牌,长川汽贸基本上都建立起了进口渠道。 “算是吧。”曹汉锦对这个问题也不太好回答,不过他的确有些担心沙正阳突然就把汽贸这一块裁撤了,因为汽贸这一块职工人数不多,但是占用资金数量却不小,在未来长川实业把更多关注度投降建设、房地产和建材板块时,汽贸这一块还值不值得保留真不好说。 “不过沙总,我觉得虽然国内老百姓生活提高,无论是对公消费还是因私消费,汽贸都会迎来一个比较大高增长期,而如果我们能够利用我们现有的优势,将我们的优势转化为制高点,我觉得在汽贸这一块上还是大有可为的。” 沙正阳并未考虑裁撤汽贸这一块,相反他很清楚随着国内经济高速发展,汽车产业会迎来一个高增长时期。 无论是公车消费还是私家车的兴起,都将成为一个长达一二十年的购车狂潮,而在这一块中,4s店的发展无疑是给中国成为头号汽车消费大国添砖加瓦了,而同样4s店模式也让诸如中升、广汇等汽贸集团迅速崛起,成为其中佼佼者,无论是资产还是效益都相当可观。 随着4s店模式兴起,汽贸逐渐变成了整车销售、零部件售卖、保养维修为一体的综合***商,特别是在培养客户忠诚度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一个忠诚客户也能够给企业带来难以想象的利益。 但现在国内目前在这方面都还处于一片空白期,无论是进口汽车品牌,还是国内仅有的几家合资品牌都还没有意识到4s店模式的威力,在这个问题上,沙正阳相信自己的理念可以助力长川汽贸在未来的汽车综合服务商方面走在全国前列。 曹汉锦只看到了未来汽车市场大有可为,但是在采取什么模式来做大做强上,却不可能有这么长远的远见,在这一点上,要等到广汽本田引入日本国内直销模式才开始真正绽放异彩,但现在沙正阳准备截胡。 “老梁,那你觉得现在的长川汽贸如何来做大做强?继续沿用现在的这种销售模式?”沙正阳打断考一考对方。 “沙总,我只是看好未来汽车销售市场,但是说实话您要让我拿出具体的方略来,我心里没数。”曹汉锦沉吟了一下,“但是我觉得目前汽车销售市场、零部件市场和维修市场很混乱,诚信度很低,当然这可能和我们国内市场特殊情况有关,像零部件市场各种假货、拆货充实,以次充好的情况很突出,同样一个原件,原厂、副厂和拆货都有不同的渠道,还有在维修上因为主要群体还是公家,所以随意报价、吃回扣的情况很常见,这让消费方也很不满意,但是却很难遏制这种局面。” “我就在考虑,如果是从我们长川汽贸卖出的车,是否可以建立起一个比较稳定延续的信息渠道,从出店到维修到保养,我们都可以提供一条龙专业服务,而这一点也符合国外一些比较看重自己品牌信誉的厂家意见,……” 不得不说曹汉锦还是有些市场敏感度的,尤其是在这一块,虽然没有提出4s店销售模式,但是他也意识到了品牌塑造和诚信度、客户忠诚度培养、一条龙式服务这几者之间的联系,如何来把这几者糅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有机整体,曹汉锦却没底儿了。 “老梁,这个问题要分成几个方面来看,一是我们汽贸企业本身,如何塑造自身品牌,提升自身的诚信度公信力,这很重要,也是我们自身根本,另一方面就是汽车厂家和品牌选择问题,我们长川汽贸现在是一个大杂烩,一是进口品牌很庞大,但是从数量上来说却相对较小,而是诸如上海大众、一汽大众和东风雪铁龙的合资品牌,这几类销量巨大,占据主流,但是从品牌美誉度上还无法进口车相比,那么我们如何来平衡这其中的关系,……” 沙正阳信手拈来,二十年后烂大街的理念放在现在,那就是振聋发聩。 “还有就是客户的培养问题。现在我们汽贸的客户主要是政府部门和企业,但是可能老梁你都注意到了,私人汽车拥有数量正在飞速增长,而且这个势头会越来越猛,不可逆转,那么我们现在如何在确保对公用户的稳定情况下,积极培养和拓展新客户私人消费者群体,这是一个长期而持久的过程,很多消费者也许一两年甚至三五年都未必有能力买车,但是我们要看长久,从现在就开始培养我们长川汽贸和客户的感情互动,这一点很多人或许会不屑一顾,但是我认为非常重要,……” 曹汉锦走了,被沙正阳狠狠的灌输了一番全新的买车理论之后懵懵懂懂走了,他已经感觉到沙正阳可能会让他负责长川实业整个汽贸和商贸板块的整合,这也在情理之中。 这也算是求仁得仁吧。 当他主动向沙正阳“输诚”之后,表明了态度,而且也展示了自己的能力,沙正阳当然不会无动于衷。 不是没有人才,关键在于你能不能用人,能不能得人,在这一点上,沙正阳倒是相当的坦然大气。 连野心勃勃的傅蕾他都敢用,而且要大用,难道还能容不下几个人? 有些人舍不得手中权力,随时捏在手中,其实那是一种自信不足的表现,对于沙正阳来说,他恨不能手底下的人一个比一个能耐,那最好不过,他有这个信心驾驭对方,因为没有人能像他一样明晓未来世界会是怎么样。 梁逢春表现出了对建材和建筑板块的浓烈兴趣,但沙正阳需要考察一下对方能不能驾驭住这一块的局面,丁雪松和魏君雍都不是善人,你要压不住他们,反而会让局面失控。 ************ “赴哈国那边准备好了么?”沙正阳随口问道。 “哪有那么简单?”徐利平叹了一口气。 领导一句话,下边跑断腿,他先沙正阳当这个董事长兼总经理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当他看到梁逢春和曹汉锦二人都屁颠屁颠的三番五次出入沙正阳办公室里时,居然也有些说不出的嫉妒了。 这两个家伙也算是长川实业的滚刀肉了,吴庆龙和李伯丰二人那么拉这两个家伙下水,这两人都油滑的如水中鱼一般,根本不给你机会,同样你要说这两人会轻易臣服在沙正阳麾下,也没那么简单。 但沙正阳就这么看似轻描淡写的走了过来,一点一滴的把梁逢春和曹汉锦二人收入囊中。 或许梁曹二人的事业心说不上多强,要说他们的品性你也不能指望做到一尘不染,但是你却不能否认这二人能在长川实业里边站稳脚跟自然是要有些门道的。 可沙正阳似乎就没有用什么手段,就这么施施然的水磨工夫一下来,二人就怂了,就俯首帖耳了,这也许就是大势所趋? “省政府外事办已经和哈国大使馆联系过了,下一步可能就是省农业厅一行要赴哈国阿克纠宾州考察,到时候这边农业开发公司的要随团去,具体情况怎样,还不好说。” “利平,这边事情你多关注一下,现在我和傅蕾的心思都在改制上,要确保成功,不出大的问题,不能影响大局,老梁那边我考虑让他多过问一下建筑和建材板块,老曹负责商贸汽贸和运输仓储,其他的可能你就要多操心了。” 徐利平有些紧张而兴奋,虽然沙正阳话语没有透露其他意思,甚至自己的身份有些被边缘化,但是恰恰没有明确自己的分工就更说明一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