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二十八节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二十八节

宁月婵从沙正阳言语中就能知道沙正阳今天肯定是喝高了。 早知道就不该让他喝这么多,宁月婵有些懊悔。 可是自己要开车,不敢替他喝,而他又和段庸铭、宗文峰两人喝得很高兴,自己又不是沙正阳什么人,所以这种情形下她也不好干涉。 “乳业很重要,这是未来食品行业中最为巨大,也是利润中最为丰厚的一块,我们国内其实和国外之间的差距并不大,只要牢牢把好质量关,持之以恒,乳业这一块,无论是奶粉还是液态奶,国外品牌占不到多少优势,相反我们还可以凭借我们自己庞大的市场打出去!” 酒劲儿上来了,沙正阳也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我就和焦虹说,关键就是质量,质量是品牌的根本,乳业涉及到千家万户,尤其是婴幼儿更是关系重大,半点疏忽都不行,只有以超常手段来确保质量,这一点她必须要亲自抓,……” 还好,沙正阳还算底线能把持住,没有大放厥词,泄露天机。 “正阳,你觉得这一块会是未来东方红集团的新利润点所在?”宁月婵作为东方红集团董事长,她现在压力很大。 虽然酒业的利润很稳定,但是矿泉水这一块竞争现在越发激烈,自然堂在全国的布局也进入了中盘,和其他品牌竞争进入胶着状态,97年增速大幅放缓,这让高柏山也是如坐针毡。 好在宁月凤执掌的趣味饮品主打的茶饮料系列还算锐气十足,攻城略地,但是根据市场反馈研究,竞争对手的跟风力度很大,康师傅和娃哈哈这两大对手已经紧紧跟了上来,咬得很紧。 宁月凤在这方面已经明显表现出了比高柏山更强的应对能力,在开发新品上力度极大,也舍得投入,像正在研发的冰糖雪梨汁将会在明年上半年就要全面投入市场,这也将是98、99两年趣味饮品拿出的一大拳头产品。 与此同时,宁月凤还在沙正阳的建议下瞄准了凉茶,接触了广药集团对“王老吉”品牌的意图之后,双方未能谈拢。 宁月凤认为“王老吉”名气现在虽然最大,但是实际上也仅限于岭南一隅,而且还有许多其他品牌的凉茶同样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只要在营销宣传上做到家,完全可以实现后发制人,后来居上,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沙正阳的认可。 在沙正阳看来,前世中的王老吉如果不是之前加多宝集团在营销宣传上做得太成功,根本不可能取得如此好的效果,而后来广药集团和加多宝之间的官司也变相的助长了已经成为凉茶第一品牌的影响力传播。 而现在,王老吉还根本算不上多成功,所以宁月凤很果断的收购了同样属于岭南凉茶配方和品牌的润心堂,并已经开始着手对配方进行科学化工业化的调整,准备要在99年上半年推出,作为茶饮料的另一个拳头。 现在的东方红集团已经日益成为国内最大的综合性食品产业集团,白酒、矿泉水、茶饮料,加上现在正在着力建设的乳业,以及参股的方便面和其他一些在非食品行业上的战略投资,东方红集团在沙正阳的指点下正继续在正确的道路上快速前进。 这也是沙正阳的另外一个后手。 东方红集团依托食品产业上的前瞻性布局,可以确立自身的领先优势,但是在战略投资这一块上却不好说,虽然现在看起来在华海高科和高升电子等几块上的投资似乎都取得了成功,但是沙正阳却清楚,在电子产品领域,特别是在通讯和芯片领域,失败真的只在转眼之间,你再大的投资都有可能打水漂。 前一刻你还风光无限,下一秒你可能就坠入深渊,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洋,夏普,这些前世中的王者,瞬间就堕落为连青铜都不如的黑铁,就是因为没有把握住发展的潮流。 沙正阳知道自己能看到未来,但是别人未必相信,尤其是在要投入超乎想象的巨资时,他不知道自己通过不断成功建立起来的威信究竟还能不能凑效,究竟还能维系多久,所以他还需要不断的成功来为自己增光添彩,同时他也要用不断的成功让自己可以在更高权力舞台为目标助力。 “乳业这一块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对健康身体的需求,我们和欧美国家在乳品消费上的差距相当大,要让国民身体素质更进一步提升,乳品产业还需要大力发展,所以这一块无论是从政府还是民间角度,都有着迫切的需求。”沙正阳解释道:“东方红集团当然要踩着这个节拍跟上。” “但这一块我觉得投入太大,而且这是要一个新领域。”宁月婵说出自己的顾虑,“虹姐也在说,这一块我们既缺乏经验,更缺乏人才,……” “缺乏经验不是理由,大家都是慢慢摸索出来的,缺乏人才就自己想办法,要么去挖角,国外的企业也好,国内的企业也好,我们在财务上自由得多,有什么舍不得的?”沙正阳断然道:“只要能把企业搞起来,东方红从来不吝给人才以丰厚的回报,像股权期权,都可以直接列入合同中,只要他们能实现,要舍得让利给能让企业发展壮大的职工们,他们也是企业的一份子。” 看见沙正阳又忍不住开始挥舞双手,语气高昂起来,宁月婵只能暂时闭嘴。 这个家伙今天是怎么回事,但是转念一想,28岁升副厅级,怕是改革开放以来,全国也独此一位吧,也难怪他有些兴奋失态,可以理解。 只是今晚看他这模样怕是有点儿够呛,想到这里宁月婵的目光就飘忽起来。 ******* 沙正阳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有些晕晕乎乎。 他翻了个身,才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 这是哪里?不是石油小区自己的住处,也不是宾馆,而且看四周的风格,明显是一个女人的居所。 沙正阳有些麻爪了。 这显然是宁月婵的住处。 宁月婵在市区有一处居所,沙正阳知道地方,但是没去过。 这是一个一楼的老式小院,但临近道路不远,前面正好可以停车。 外边用石棉瓦搭起的半边棚子,遮住了半个围墙内的小花园,地面上的滴水线以外有些青苔,再向外,那就是一顺溜看上去还算充满生命力的苗圃了。 沙正阳也不知道宁月婵怎么会租住在这里,照理说东方红集团在经开区那边是有住处的,只不过经开区距离中心城区略远了一些罢了。 空调呜呜的响着,但是室内早就没有人了。 旁边的床头角几上放着一个大口杯,蜂蜜水温热,沙正阳靠在床头上,端起杯子再度喝了一大口。 事情都发生了,再要后悔似乎已经没多大意思了,宁月婵肯定走了,这种情形,她绝对不会留下。 想到这里沙正阳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有些断片破碎的记忆随着蜂蜜水入口,慢慢的连串起来。 自己昨晚似乎特别的兴奋,沙正阳估计应该是多方面的因素,第一喝了酒,喝太多了,东方红国窖1949劲道够足,而自己许久没有喝过这么多酒了。 第二,晋升副厅级的刺激,无论如何这都是自己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无数人卡在正处级位置上一辈子都难以逾越,但是自己却在尚未到三十之龄就跨过了这道门槛,委实让人高兴,这在某种程度上就让自己的神经处于一种非常兴奋的状态下,难以自已。 第三,孤男寡女,而且宁月婵的容貌身材又是最符合自己审美观的,加上宁月婵本身就和自己有那么一丝半缕的你情我愿,只差那么一层纱,甚至这层纱都一度被戳破过,只不过及时悬崖勒马,没有在身体上突破罢了。 诸多因素凑在了一起,很多事情就情不自禁了。 沙正阳有印象,自己几乎是斜靠在宁月婵床头上仍然在口若悬河的说个不停,而宁月婵一边倾听,一边替自己泡水,而因为空调的原因,宁月婵最终还是脱掉了大衣,露出了一身丰腴健美的身材,嗯,这是火引子,沙正阳勉强记得起,对方那饱满得过分的胸房和浑圆丰润如银盆的臀部一下子就把自己所有防线给摧毁了。 他想不起自己是怎么伸手把宁月婵拉进怀中的了,但他知道宁月婵的反抗很无力,或者就是半推半就,否则自己也不敢真的跨国那道界限。 文胸,小裤,还有那温软如绵却又滚烫似火的身体,每一点每一滴,都在沙正阳脑海之中若隐若现,就像是一场梦,但是沙正阳知道那不是梦。 其他他就想不起太多了,但他有印象,婵姐欢愉的叫声,起伏的身影,特别是最后婵姐起身背对自己站起来离开时的优美北影,那有如浮世绘的**,又像是安格尔《泉》中的那位姑娘,几乎要把自己彻底燃烧成灰烬。 酣畅淋漓的一夜,沙正阳甚至能从身上锦被里的馥郁芬芳中感受到那种性事之后的特有迷醉气息,他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把身体靠在床头。 他不后悔什么,只不过却需要考虑如何面对。 月婵姐在离开时似乎和自己说了几句话,嗯,大概意思就是发乎情,你情我愿,所以让沙正阳不必担心和纠结,她和他之前不会有任何这一晚欢愉之外的任何结果,否则她也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这似乎是给自己一个解脱,但是总感觉却变了味儿,好像自己变成了畏首畏尾不敢担当的小人,但沙正阳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还真的不敢踏出那一步。 宁月婵之前肯定也早就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对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甚至是放纵着自己为所欲为。 这或许就是自己和她之前最真实和现实的结果。 沙正阳摇了摇头,他不愿意再想下去了,因为他知道再想下去自己也得不出一个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