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微动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二十九节 微动

起床,沙正阳在房间里走动了一圈。 简单而不失温馨,素色调为主,但是在一些小细节上仍然暴露出宁月婵的童心犹在。 比如抱枕,玩具熊,还有带有卡通图案的睡衣,这让沙正阳心中颇有触动。 桌上有一张纸条。 沙正阳没想到宁月婵居然还用这种老式的方式来交流,电话或者手机短信都不用。 当然语言也很简单,就是说她今天要去广州,是去查看趣味饮品旗下的润心堂凉茶生产基地选址,并和当地政府商谈投资事项。 没说回来的时间,也没说其他,似乎就是告知沙正阳这么一回事儿,但言外之意沙正阳却明白。 沙正阳也不知道真假,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宁月婵肯定不想见他。 这也在情理之中。 都是成年男女,在这种事情之后都要好好想一想,如何来面对以后的相处。 避而不见不是长久之计,两个人始终还要见面,还要接触,未来的关系如何定位相处,考验二人的感情和理智。 沙正阳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宁月婵留下纸条,就是不想自己给她打电话,想到这里,沙正阳手指间的纸条放在鼻尖上,似乎还有点儿淡淡余香,他笑了笑,收了起来。 一晚上的激情绽放,自己无论是在对未来的展望想法上,还是咱感情的倾泻上,似乎都得到了一个极大的释放,这让沙正阳积郁太久的心态也得到了一个很好的调适,不得不说,男女之间的这种情事真的能让人的精神状态一下子改变很多。 正如他告诉宁月婵所说的那样,东方红集团是他的后盾,交给宁月婵他才放心,而长川实业将会是他的另一个平台,他会在这个平台上去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尝试一些东西,也许会失败,也许会中途下车走人,任何可能都有,但他还是愿意去试一试。 沙正阳也不知道自己在长川实业乃至长河能源集团里能干多久,现在副厅级位置已经解决,未来重返地方上就已经打好了基础,但现在真让他回地方,他还有些舍不得了。 一切刚刚开始,未来两三年里,沙正阳相信长川实业可以迎来一个快速发展,而傅蕾的表现也让他很期待。 自己掌舵,她冲锋陷阵,建设和房地产板块相辅相成,必将绽放绚烂之花。 *********** “你可真是心大啊,学会当甩手掌柜了?”钟广标忍不住想要批评一下对方,“是不是觉得升副总,膨胀了?” “钟总,您可是看着我成长的,我是那种人么?要膨胀也不可能是这个时候膨胀,好歹也要拖上一年半载才膨胀,或者就该是提拔之前膨胀才对,这可不是我的风格。”沙正阳站在对方办公室里,很随意的把对方办公桌上的一盒茶叶拿在手里,“哟,阿萨姆红茶,钟总,现在走国际化道路了?” “带给你的,一个朋友从英国回来,带了两盒,你不是喜欢喝茶么?阿萨姆秋茶,香气很好,不过不知道你能不能适应这股味道。”钟广标被沙正阳岔开话题,赶紧拉回来,“少给我拉开话题,我说你长川实业的事情,傅蕾的确很能干,但是你是董事长兼总经理,事必躬亲当然不行,但是必要的工作还是要过问。” “钟总,长川实业和长河能源不一样,你当总经理只需要抓住核心产业就行了,但是长川实业的核心产业太多了,建筑、房地产和建材,而且分布在全省各地,甚至房地产确定要把京沪和汉都作为发展支点,下一步就是收缩其他地区战线,全力以赴攻略燕京,我哪里忙得过来?”沙正阳瞅了一眼钟广标,“不交权不行啊,除非我不再负责出海战略那边。” “不行!”钟广标断然拒绝,“这一点没得谈,我正要和你说说这事儿。” “那不就得了?我不交给傅蕾,还能交给谁?而且一旦我把工作重心转到那边,整个长川实业都要交给她来掌舵,所以我才恳请集团党委考虑把总经理位置交给她。” 从升任集团副总经理开始,沙正阳就打定主意要卸任长川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一职。 这一个职务太磨人,尤其是在财务上这一块管理更是轻忽不得,他想放手,但是却不能放手,傅蕾是常务副总,但是最终把关还得要自己,只有彻底把总经理职务交脱手,才能安心。 傅蕾表现得很拼,而且状态越来越好,与自己配合也越来越默契,沙正阳觉得没有必要按照集团党委确定的那样,再让对方适应一年半载过渡,那毫无意义,只要合适,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个观点沙正阳早就和尤万刚谈过,但是尤万刚的意见是让他和钟广标再沟通一下。 这让沙正阳也很纳闷儿。 尤万刚和钟广标之间的关系虽然不及自己和他们俩那么融洽,但是总的来说还算是比较合拍的,什么时候还需要自己来在他们俩之间当桥梁了? 钟广标也知道沙正阳现在工作压力很大,竞聘顺利推进之后,长川实业的几大板块都开始进入了运行正轨。 尤其是建筑领域,吕雪松和魏君雍都开始铆足干劲跑项目拉业务,爆发出来空前的积极性和活力,汉都市三环路建设开始招标,长川一建和长川二建分别拿下了三个标段和南北两个立交桥枢纽工程,光是这一轮竞标,就为建筑板块拿到了接近四十个亿的工程量,也为明年长川实业的开门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当然,虽然是工期五年,但是即便如此,在资金上带来的巨大压力也落到了沙正阳身上,吕雪松和魏君雍都找到了沙正阳,以现在一建和二建的实力,如果没有总公司的支持,根本玩不动,虽然他们在技术、人才和设备上都并不缺,但是这种资金压力才是最大的。 作为总公司的负责人,这个时候当然是责无旁贷。 沙正阳拍了胸口,甚至也还要求二人不要只把目光落在汉都乃至汉川,要大胆走出去争取更多的项目,长川实业乃至长河能源会给与其资金上的最大支持。 当然作为回报,两大建筑公司在下岗职工问题上必须要服从总公司的统一安排,不得擅自行动。 这免不了又是一番讨价还价,嘴皮官司打了好几天,三方才算是达成妥协。 沙正阳这也是没办法,合理调度资金也是总公司的责任,但是长河能源集团那边已经接到了省里的要求,减员增效,职工下岗这是必须要走落实,但是后续的职工再就业同样也要压到相关企业上。 对长河能源来说,出海战略能吸纳的再就业职工相当有限,而东神煤业为首的煤炭扩产项目被暂停,无法创造新就业,也就意味着职工下岗的压力增大,那么从何处来消纳? 主业不行,主意那就只能打在辅业上来,长川实业自然首当其冲。 而长川实业首先要解决自己的下岗职工消纳问题,然后才说得上替集团公司解困,所以沙正阳必须要一个板块一个企业的谈,一方面要让他们自己解决自己问题,然后还要让他们多创造新的岗位来解决其他领域带来职工下岗问题。 建筑领域首当其冲。 沙正阳很清楚未来十多年是建筑领域最红火的十多年,也会诞生无数个建筑领域的巨无霸企业,谁能领先一步抢先发展起来,谁就能在未来的基建狂潮中拥有更强的话语权,占据更大的优势,攫取更多的份额。 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而对建筑领域来说,脸就是指你的业绩,你的品牌,你的综合实力,越是到后面,甲方就越愿意和大块头打交道,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也一样不能免俗,而同样,越是如此,大型企业的盈利率上也会更高。 房地产领域也是如此,所以沙正阳才会鼓励辜科凡抓紧时间不惜代价进入京沪市场,只要能京沪打开局面,总公司和集团都可以为其提供最大的支持。 因为无论是沙正阳还是钟广标都清楚,房地产项目能够给建筑板块带来多么大的拉动,而建筑板块又能给建材板块带来多大的业务,这都息息相关,这是一个产业链。 看见钟广标若有所思的表情,沙正阳突然心中一动,问道:“钟总,尤省i长是不是要走了?” 钟广标吃了一惊,看了一眼对方,确定对方是猜测,好一阵后才缓缓道:“有这个说法。” “去中石油还是中石化?”沙正阳问道。 “不确定,也有可能是去中海油。”钟广标没想到沙正阳的思路这么犀利灵敏,苦笑着道:“你自己猜的?” “嗯,我和尤省i长谈起过傅蕾的事情,他说让我和您沟通,我就有些纳闷儿,琢磨这里边有事儿,今天觉得您也有点儿古怪,估摸着是不是要先把长河能源董事长位置交给您了,所以……”沙正阳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