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节 意外不断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节 意外不断

钟广标抚额揉了揉额头的皱纹,他觉得自己到长河能源集团之后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也许是省委省政府对自己的认可,但对自己来说却是一个挑战,他甚至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这方面的思想准备。 尤万刚的确要走,当然走哪里还不确定,不过肯定要卸任长河能源集团的董事长,让自己接任。 这个问题省里相关领导已经和他很含蓄的提过了。 这一副重担就是要交到自己身上来了,问题是他感觉长河能源集团目前是最艰险的时候,改革,裁员,还面临着结构性调整,内部还出了不少问题,这都需要一一来应对处置。 想到这里钟广标都觉得太阳穴在突突猛跳。 如果说手里边能有几个得力的人选来帮自己,那么都还说得过去。 袁增桥,鲁同浩,其实都还不错。 一个帮助他把煤业那一块稳住了,虽然在东神煤业扩建项目上有些分歧,但是袁增桥还是很讲规矩,服从了党委的意见,没出什么幺蛾子,要知道外边李铭可是虎视眈眈,就等着找机会介入,但袁增桥没给他这个机会。 鲁同浩也很不错。 销售网络这一块建设的很快,当然烧钱也烧得很厉害,但值得,这一点上钟广标甚至比沙正阳还看得重,未来长河能源集团出海战略打通,再按照沙正阳提出的如果可以在沿海港口布局大炼化产业,那么这个销售网络就非常关键了,这将是支撑起长河能源销售端的根基所在。 但在核心业务也就是石化业务这一块,钟广标对谢福才不是很满意,长河石油的表现不愠不火,炼化这一块现在是钟广标亲自负责,朱汉生落马,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找到也给合适的替代人选。 出海战略和辅业都交给了沙正阳,这本来是钟广标最放心的,但是现在又面临着一个难题。 “正阳,不说这事儿了,说说你吧。”钟广标抬起目光看着沙正阳。 “我?我又怎么了?”沙正阳讶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两个可能,第一,年后,可能让你到省委党校学习,今年你本来就该学习的,结果因为这边工作紧急,所以暂缓了,但茅部长和我说了,恐怕年后你要去学习三个月,当然我也和茅部长说了这边难处,他同意如果有特殊情况可以请假,算是开了一个绿灯。” 钟广标的语气很不好,沙正阳不解:“钟总,这不就结了?茅部长开了绿灯,哈萨克斯坦那边有事儿我就请假过去就行了,这点儿面子茅部长会给您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钟广标摇摇头:“还有一桩,现在还没有确定,只是有可能,中组部挑选了一批年轻后备干部,嗯,你也入选了,可能会在开年两会后,从中抽调一批赴中央部委上挂学习锻炼,也会有一批中央部委的年轻干部下到地方上来下挂锻炼。” 这才是钟广标心情最不爽的原因。 沙正阳这要是一走,会不会一去不回?这个骨节眼儿上本来就是釜底抽薪了,如果时间短,三五个月,这边也不免去他的职务,有什么事情也能支应着,问题不大,但是上挂时间到了,那边不愿意放人,甚至就直接上调了呢? 别人也许没关系,或者可能性很小,但是沙正阳就太可能了,这一点钟广标对沙正阳有绝对的信心。 沙正阳目瞪口呆。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他简直毫无思想准备。 苏伦康10月份就去了国家计委上挂锻炼,最初说的是三个月,现在改成了半年,三月底才会回来。 好像全省去部委锻炼的年轻干部就那么两三个,但是年龄基本上都集中在三十五到四十之间。 苏伦康不到三十五据说已经很破格了,没想到这种好事居然要轮到自己身上来了? “钟总,这个消息确实么?”沙正阳按捺住内心的热切,问道。 上挂锻炼不是单纯的锻炼那么简单,否则苏伦康也不会那么兴奋得意,以苏伦康的城府,得有多大的刺激才会让对方在自己面前来显摆一番,所以当时沙正阳也很理解,现在这种事情轮到他身上来了,虽然有前世经历垫底,但是沙正阳仍然心奋莫名。 这是去国家部委诶,开阔见识,广交朋友,提升能力,构筑人脉,当然更重要的是给了自己这样一个舞台,可以让自己在更高的平台上尽情展示,可以说千载难逢了。 见沙正阳脸上掠过的兴奋之色,钟广标就更郁闷了,毫无疑问这家伙也被这事儿给勾起了兴趣,话说回来,谁遇上这种机遇能不兴奋? “应该没错,当然可能还要等到三月份才会明朗,除了你,肯定还有别的同志。”钟广标忍不住叹气:“这不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么?人手本来就不够,事情这么一大堆,还得要把你给抽上去挂职锻炼,我这边的事儿怎么办?” “嗨,钟总,没那么夸张,先不说我能不能去,就算是我能去,顶多也就是几个月时间,长川实业那边到三月我估计也就差不多顺了,傅蕾这边你放心,绝对替你扛得起,所以我说尽早安排她接任总经理,至于说出海战略,我觉得如果我能到中央某个部位挂职锻炼,其实正好可以帮忙运作运作,当然这就要看省委和中央沟通了,最好能把我推到国家计委或者国家经贸委这类部门去挂职最好。” 沙正阳已经开始憧憬了,看得钟广标一阵恼火:“你未免也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到上边挂职锻炼,那也是中组部那边统一安排,什么时候轮到省里指手画脚了,没准儿把你安排到啥旮旯里也说不清楚。” “钟总,您这就有情绪了嘛。”沙正阳也乐了,看样子钟广标很不乐意,“不是说了就几个月,没准儿这还对咱们企业更有利嘛。”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现在心花怒放了,告诉你,还早呢,三月份才能定得下来,现在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干好你手里的活儿,否则别怪我到时候给敲破锣!”钟广标怒了。 “保证完成任务。”沙正阳很潇洒的举手敬了一个礼,“你还别说,长川地产现在准备在京注册一家分公司,就是要准备立足燕京,到时候我也能去把把脉,我觉得燕京房地产市场大有可为。” “你觉得哪一块都大有可为,我不管,我只看结果!”钟广标冷笑。 见钟广标情绪不好,沙正阳也不好再多说,遇上这种事情,哪个领导心情都不会好,可自己也不能说自己不去吧? 消息很快就获得了落实,是林春鸣电话映证的。 林春鸣和茅向东关系一直很好,这也不算是什么特别紧要的秘密,迟早要知道。 林春鸣为此专门给沙正阳打了电话,要他务必重视这样一个锻炼机会,而且话语说得很直白,换了别人,一个挂职锻炼,几个月也就是镀镀金,过了也就过了,但是他沙正阳就不行,就得要在这个挂职锻炼的岗位上拿出点儿像样的东西出来,不能几个月之后悄无声息的回来。 这个要求给沙正阳提得都有点儿郁闷了,这去啥地方挂职锻炼都还不知道呢,林春鸣就先给自己定了任务,而且这还是一个不好确定标准的任务。 什么叫要拿出点儿像样的成绩出来?标准是什么? 发表两篇文章,还是获得领导的好评赞誉? 文章发表在哪个层面的杂志刊物媒体上才算像样,获得那一层级的领导赞赏才算过关? 只是面对林春鸣电话里的声色俱厉不容置疑,沙正阳也不敢多争辩,也只有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歇了。 但如果真的要到燕京去挂职三五个月,这边的工作还得要安排好,这已经是年末了,一晃就是春节,而春节一过,就基本上是三月间了。 所以这傅蕾的事情必须要安排好,最不济也必须要在三月之前把傅蕾接任总经理的事情安顿好。 ******* 在这里碰到晁汉忠,让沙正阳很是吃惊。 这才几个月不见,对方似乎瘦了不少,但是精气神似乎还不错,甚至比他在党校学习时更见好。 自打他到长河能源集团工作之后,这一位只给自己打过一次电话,就是对自己道贺,然后就没有了声音。 “机关党委?”沙正阳笑得很古怪,“你怎么会到机关党委?” 晁汉忠黝黑的面孔没有多少表情,或许几个月时间的洗礼已经让他感受了很多,“我是革命一匹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有些诙谐的自我打趣,倒是把沙正阳逗得哈哈大笑,“看样子是有故事,嗯,你才四十几?就准备退二线喝清茶?” 晁汉忠毫不在意,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我没这么想过,但是有时候却也不得不接受现实。” 虽然不太清楚晁汉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沙正阳觉得对方还能保持着这种状态而不像有的人一遇挫折就到处自我解嘲说轻松了清闲了,表面一副求之不得但是内心却无比憋闷的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