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超级剩男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二节 超级剩男

“晁处长,你也出来锻炼?”蒋冰雁认识晁汉忠,知道对方是省计委矿业能源处处长,和省投资公司有过往来,但没多少交道。 “小蒋,你也和朋友一块儿出来走一走?”晁汉忠和沙正阳都避到了一边,让出道来,路很窄,两个大男人和两个女孩子,自然是绅士风度要做足。 沙正阳心中也是一动,怎么会在这里碰上对方? 上一次自己也曾经在和钟广标吃饭时偶遇这两位,然后还上前去攀谈了两句,只不过对方惯性的冷淡,让他知趣而退。 前世姻缘,却如同刀砍斧劈般铭刻在沙正阳的心版上,让他无法忘怀,但这一世面对这一切,沙正阳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两段婚姻都归于失败,只是感情和婚姻上的问题很难用谁对谁错来形容。 前世中蒋冰雁嫁给自己之后当时也是被大家一致看好,但是谁也没想到蒋冰雁会在仕途上那么顺,如果说前期还有着自己帮忙的因素,但是到后期,蒋冰雁就完全是靠他自己在努力了,甚至也把自己甩在了身后。 男女之间地位的不对等,尤其是男弱女强,很容易引发感情和日常生活中的感觉错位,最终矛盾出现,如果再不能很好的处理,那么感情和婚姻出问题也就在所难免了。 “嗯,天气好,就和同学一起出来转一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放松一下头脑,晁处长也和朋友一块儿出来锻炼一下?”蒋冰雁虽然性格有点儿冷,但是必要的人情世故和情商却不差,不然日后也不可能走得那么顺那么高。 晁汉忠很显然注意到了沙正阳神色略微有些异样,还以为沙正阳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虽然不知道蒋冰雁有没有男朋友,但是沙正阳却好像真的还没结婚呢,而蒋冰雁也是省投资公司有名的美女加才女,素来眼高于顶,估计也应该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才对。 这么一琢磨,好像沙正阳和这个蒋冰雁还真有点儿般配呢,当然晁汉忠也只是这么想一想,男女之事,很难说,当然介绍一下他们相互认识,倒也没关系。 “嗯,正阳,这一位是咱们省投资公司的大才女蒋冰雁,日后你们或许会有机会接触交流,小蒋,这一位年轻才俊可不得了,你可能都听说过名字呢,长河能源集团副总经理沙正阳,对了,正阳你好像就是汉大毕业的吧?小蒋的父亲蒋守奎教授,可是汉大知名学者,你应该认识才对。” 晁汉忠也突然想起了这么一出,似乎两个人还真的能牵连一点儿渊源呢。 “咦?”蒋冰雁旁边的土肥圆女孩终于把沙正阳认了出来,因为当日沙正阳给她的印象很深,虽然许多男孩子来追求蒋冰雁时都用了各种方法,但是沙正阳“一触即溃”,被“揭穿”之后迅即离开的表现还是给了她很深印象,加上沙正阳形象也不差,所以她把他认了出来。 “你不是那个冒充我们汉大学生的家伙么?”土肥圆女孩鲁劲松还是没有忍住,指着沙正阳叫嚷起来,“冰雁,你不记得了,就是这个家伙!” 沙正阳的尴尬也只是一瞬间,然后微笑道:“这位同学,我的确是汉大毕业的,嗯,并非冒充,也的确认识蒋教授。” 蒋冰雁也把那一日的“追求者”的沙正阳认了出来,但是她没想到对方就是沙正阳。 这可是省属企业里边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不到三十岁,就成为副厅级干部,而且深受省里领导的看重。 而且有传言说省里有意让省投资集团和长河能源集团合并重组,组建长河集团,省投资公司成为长河集团负责战略投资的版块,而省投资公司总经理赵文轩可能要接替要担任长河集团董事长的钟广标担任总经理,当然,这也只是一个传言,或者说一些领导有此意图,但无论如何这都把省投资集团和长河能源集团联系起来了。 “沙总,你好,我是省投资公司蒋冰雁。”蒋冰雁原本清丽无俦的脸庞上冷意消退了几分,温文有礼的和沙正阳打招呼。 沙正阳一时间有些愣神,毕竟前世中这一位和自己同床共枕那么多年,而且还为自己生下一个女儿,今世中却是这样一种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略微的一愣神,既让蒋冰雁有些恼怒,也有些得意。 寻常追求她的男孩子太多了,这种表情她看的多了,但是沙正阳不一样,蒋冰雁不相信以沙正阳的条件会没有女孩子倒追,但是却在面对自己时表现失态,这也说明自己的魅力所在。 沙正阳愣神也只是一瞬间,迅速恢复了正常,伸手和对方握了握手,“你好。” 本以为沙正阳会展现出他过人的口才,但是没想到在面对两个女孩子的时候,沙正阳却无言以对了。 一直到双方错身而过,走出了很远,晁汉忠才若有所思的道:“正阳,你还没有对象吧?似乎你对小蒋有些特殊的感觉?” “是么?也许吧。”沙正阳无可无不可,这个问题没法解释,刚才自己的表现都被大家看在眼里了,狡辩无益,但要说自己真的有什么想法,那也不是,他只是很感慨,很触动而已。 蝴蝶翅膀煽动的风暴已经让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自己的感情也不再那么单纯,甚至自己的婚姻也不是一桩简单的婚姻了,涉及到很多,这样说有点儿夸张,但却是事实。 “还有,听说,只是听说啊,省里下一步可能还有动作,对省属企业还要进行整合,省投资公司表现不是不太好,省里觉得发挥作用不太大,有点儿边缘化的感觉,所以有意要撤并省投资公司,……”晁汉忠话语没说透。 沙正阳一惊,“你是说省投资公司要和长河能源合并?” “有此说法,做大做强长河嘛,长河能源集团这么大块头,光是资金这一块流动就很大,如果要做成首钢那样的模式,综合混业,这样既能快速扩张,同时也能更好的抵御风险,一个金融财务投资的板块不可或缺,可能省里就是这么考虑的吧。” 晁汉忠的消息很灵通,虽然没当处长了,但是在计委里边,消息量很大,随时都能听到来自各个渠道的内幕消息。 沙正阳皱起了眉头。 前世中省投资公司还是和长河能源合并了,但是应该是几年后的事情了,没想到现在提前了。 或许是今世省里认为长河能源集团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扩张气势很给力,又或者出海战略的首获成功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他们希望把省投资公司这个具备金融融资功能的板块加入进来,提升长河能源集团在财务运作能力上的力度,进一步加快发展。 “那赵文轩是不是要接任长河的老总?”沙正阳琢磨着,这种可能性不小,钟广标接任董事长兼集团党委i书记,再兼任总经理可能性就比较小了,特别是省投资公司要并进来,赵文轩并没有特别的失误,省投资公司的表现中规中矩,论理也该给人家一个交代。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可能,钟广标都没和自己提起过,沙正阳觉得可能性不大,至少现在是如此,否则钟广标不可能不和自己提到。 “不好说,赵文轩很得李铭的欣赏。”晁汉忠幽幽的回了一句。 沙正阳无言以对。 ********* 98年的春节来得特别早,还不到2月,春节就来了。 第一次在企业上过春节,的确比在地方上要轻松很多。 企业也要值班,但是这种值班基本上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所有企业都休息,所以沙正阳被安排在正月初四值班。 顾湄春节不回来。 沙正阳也和她通了电话,她现在一门心思就是要考研,沙正阳越发感觉到对方想要逃避回嘉州,逃避现实的这种心态。 回到家里,免不了又要面对父母关心的目光,婚姻,感情,这越来越成为一道绞索,勒在沙正阳脖子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凌志ls400在银台县城里转了两三圈,沙正阳才回到家里。 该面对还得面对,父母算是比较通情达理的人了,自己的表现他们大概也忍了太久,实在难以忍耐下去了,更可恶的是沙正刚这个家伙居然以自己没找对象为由,表示绝不在沙正阳结婚之前处对象,这简直是把沙正阳架在火上烤。 凌志ls400停在家门口,沙正阳没下车。 昏黄的灯光透过窗户出来,已经被油烟熏染得有些模糊的厨房窗玻璃半开着,似乎还能看到一个身影,应该是母亲的。 今天是29了,明天公司就开始放假,比政府部门早了一天。 母亲知道自己要回来,沙正阳提前打了电话,而沙正刚已经早就回来了。 本该是一个很温馨热闹的家人团聚,但是想到又要经受父母关心的目光,沙正阳就觉得头疼,就有点儿下意识的畏惧回家了,想必十多年后那些剩男剩女们也和自己现在的心态一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