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资源型城市的出路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资源型城市的出路

林春鸣的这番话在两天后又被曹清泰重复了一遍。 一样是先关注沙正阳的个人问题,然后才是沙正阳的上挂去向问题。 “正阳,你年龄不小了,应该清楚自己在干什么,爱情很神秘很让人憧憬,但是作为一名国家干部,要立足现实。”曹清泰语气没林春鸣那么凌厉,但是却更语重心长,“副厅级干部未婚,闻所未闻,起码我是没听说过,你说离过婚的可能有,但是不结婚,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人家会把你视为另类,组织也会在考察你的时候三思,不是你解释就能说得清楚的。” “我明白。”沙正阳只有点头应承。 “我不多说,你的上挂去向我觉得林春鸣说得很好,选择好一个平台,这么短时间里,不要指望做出什么大成绩来,能够拿出点儿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来,我想你还是能够做到的。”曹清泰知道林春鸣对沙正阳也很关心,他和林春鸣没太多交情,各交各的。 “我尽力吧,不知道去哪儿,现在心里也没底。”沙正阳想了一想才道:“反正我还是打算在国有企业这一块上挖掘点儿想法出来。” “嗯,你的嗅觉还是很准确的,未来几年国企的走向会迎来一个大调整时期,除了抓大放小这个说法外,还有就是国退民进一说,主张国有企业在完全竞争领域要逐步退出,交给私有经济和合资经济,……”曹清泰若有深意的看着沙正阳。 “我也听说了,但是这个逐步退出我觉得还值得商榷,我个人认为应该用一个更准确地词语来表述,应该叫在完全竞争领域彻底放开竞争,国企应当和私有经济外资经济同台竞技,私企和外企有他们的优势,国企也应该展现自己的风采,可能会有人说国企在各方面都会受到政府支持,这一点上我觉得不是国企的问题,而是政府的问题,从制度和政策层面来解决一视同仁的问题才是根本,而不是舍本逐末的要求谁退出某个领域,这才是荒唐。” 沙正阳的话听在曹清泰耳朵里,也是一阵苦笑,“正阳,你说的这个难度更大,制度政策层面岂是轻易能够改变的?” “但迟早要改变,既然要彻底进入市场经济体系中去,那么你就要学会遵守规则,国企也应当学会在激流中搏击,不能老是指望政府来行政干预和扶持,这样是难以做成世界级企业的。”沙正阳摇摇头。 “这种制度政策的调整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毕竟以前我们谁都没有经历过,毫无先例可以借鉴,会不会对国家政治经济体系造成冲击和影响,都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适应过程。”曹清泰果断结束了这个话题的探讨,“朱凤厚年后就要出任秦都市长了,他前天给我打了个电话,大概意思也就是如果他到任之后,要准备和你先见个面,他和钟广标不太熟悉。” “哦?朱书记要去秦都?”沙正阳吃了一惊,朱凤厚现在还是汉都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兼经开区党工委i书记,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到秦都。 长河能源集团的主业主要集中在武阳和秦都,可以说对这两座城市的影响力巨大,虽然不敢和大庆油田与大庆市相比,但是石油、炼化和采煤是这两座城市的经济基础,而这恰恰是长河能源集团的主业,可以说长河能源集团打个喷嚏,武阳和秦都的经济就要感冒。 “嗯,差不多吧,两会之后就要过去,先担任代市长。”曹清泰对朱凤厚的仕途升迁还是很高兴的。 朱凤厚解决副厅时间有些晚了,所以有时候落后一步就步步落后,好在他能迅速升任汉都市委常委解决了正厅,这一步很关键,现在又能迅速到普通地级市担任主要领导,以他的年龄来看,还是很有优势的,五十岁之前冲击副省级还是很有希望的,尤其是朱凤厚是从体改这条线上出来的干部,现在很受重视。 这个时候过去秦都,地方上的两会都已经过了,只能先代理市长,不过无论怎么说,朱凤厚都迎来了他一个仕途高峰,他在银台担任县高官也只是副厅级,升任汉都市委常委之后正式进入正厅级干部,但是也不过一年多时间,现在就转任到秦都去当市长,虽然还是正厅,但是这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平级重用了,未来仕途会相当光明。 “行,看朱书记什么时候有空,嗯,就怕我到时候不在。”沙正阳很爽快的答应下来,但是随即又想起了自己可能要去燕京,所以提醒道:“时间上恐怕要紧一些。” “差不多,你如果要去燕京,也该是四月初去了,两会三月中旬就要结束,下旬抽个时间就行。”曹清泰对这些时间段还是很清楚,“就吃顿饭,嗯,先和你见个面,然后你把钟广标邀请到一块儿。” “那行。”沙正阳点头。 朱凤厚到秦都担任市长,只怕又要说几大煤业的扩产以及煤化工产业的发展问题,秦都市的煤炭资源极其丰富,占到全省煤炭资源百分之五十五,武阳市占比大概在百分之三十五,其余各地加起来不到百分之十。 可以说武阳市是以石油和炼化加上煤炭产业为支柱产业,相当单一,那么秦都就更加单一,论石化产业比不过武阳,那么唯一优势就是煤炭,而煤化工产业在汉川还处于一个起步阶段,所以秦都市急于想把煤炭深加工也就是煤化工产业培养成为秦都市未来的另一大支柱产业。 “老朱这一次机会不错,赶上了,不过赶上了机会却未必就是好事。” 曹清泰早就听说过沙正阳的观点,他也认真分析过沙正阳关于国内经济和煤价的联动效应问题,东南亚经济因为金融风暴原因而受到影响的效果正在开始显现,虽然现在还看不出对国内经济究竟能带来多大影响,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敢说不会有任何影响,只是影响大小的问题而已了。 煤价一旦受到影响,对于煤炭产业几乎占到全市gdp和税收来源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秦都市起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而且按照沙正阳的预测,煤价低迷会持续好几年,正赶上朱凤厚去当市长,这不是有点儿运气不好么? 沙正阳也明白曹清泰话语中的意思,想了一下才道:“对于现在的秦都来说,煤炭价格承压肯定会带来一些影响,但是今年明年一过,煤炭价格虽然不会马上回升,但是就应该是加大投入提升产能的时候了,而且国家肯定针对经济受到冲击而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基础设施建设等等,秦都煤炭资源极其丰富,但是在公路和铁路的基础设施上比较落后,正好可以利用这两年经济不景气的时机加大基础设施投入来拉动发展,像火电这一块也可以考虑,一旦经济走出低谷,煤炭产能扩产也刚好赶上,电力需求也会迅速增长,这对秦都来说其实是好事。” 曹清泰点点头,“嗯,这一点我也考虑过,估计老朱也能考虑到,对了,你对秦都经济发展还有什么好的建议?” “省i长,这不合适吧?”沙正阳笑了起来,“我哪有资格去给朱市长建言献策?” “少废话,快说。”曹清泰没好气的道。 “嗯,我原来考虑过东方红集团的酒业这一块有没有可能进入红酒这一块,但因为前两年条件尚不成熟,不过上次我听东方红酒业的相关人员提起过,他们认为秦都和武阳的土壤和光照都很适合培育种植葡萄,主要用于酿酒,在这一块上,看看秦都那边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有的话,这应该是一个方向,也就是相关的农产品加工方向。另外据我所知整个秦都,尤其是秦都北边的几个县,风力和光照资源都非常富集,在这一块上看看能不能利用起来,当然这也需要成熟的条件,总而言之如何把自身的优势条件利用起来,这一点我觉得秦都还是有些机会的。”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沙正阳对秦都和武阳那边的产业没有做过太深入的调查了解,所以不可能给出多么详细有针对性的建议,但是他知道秦都武阳和汉川省其他地区都不同,也有其特色。 虽然名义上属于汉西,但是准确的说它们属于汉西北地区,从地理地貌和气候特征来说,它们更接近于黄土高原地形,和汉西的汉都、涪岗、昭阳相比都完全不一样,隔着一道秦岭,气候要干燥得多,光照也要强得多。 “还有么?就只能是农产品加工这一块么?”曹清泰不太满意,“秦都和武阳都属于典型资源型城市,现在还行,但是十年后呢?资源采掘完了,又该怎么办?不培养起足够的非资源型产业作为支柱,日后这些城市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