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决胜于细节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八节 决胜于细节

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爱,哪怕这是因为各自对工作思路上的看法不一致而导致的差异,但是客观上你却是对人家的工作造成了障碍,甚至对人家可能预期的业绩和成果造成了影响,这如何能让人愉快? 如果有机会能够扳回来,扭转局面,为什么不干? 沙正阳不清楚韦庆良在里边发挥了多大作用,但是作为要站好最后一班岗的老资格副书记,他的最后一些想法和意见,肯定也会得到支持和尊重,尤其是在还有作为常务副省i长的李铭支持下,这种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鲍春睿在其中发挥了多大作用沙正阳不清楚,但是毫无疑问,他的适时出现助力一把,肯定还是有一些影响,无论是周远望还是王云祥都不可能对此熟视无睹,尤其是在还没有太多明确迹象的情况下,加大固定资产投资,拉动地方发展,怎么看都是好事。 这个时候还没有多少人考虑得到投资的效益比。 在他们看来,投入资本扩产可以拉动gdp增长,而企业建成的产能一旦开始生产又可以产生gdp,甚至产出煤炭,带来的运输一样可以带来gdp,收回货款还能带来消费,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至于说效益比也好,边际效益也好,会不会带来产能过剩,恐怕就不是他们考虑的事情了。 当然人家也没错,这本来就是你企业管理层考虑的问题,你抵挡不住行政压力要按照领导意志去办,出了问题,自然就是你的问题。 沙正阳不清楚这种可能性现在已经有多大了,但是他既然知道了这种可能性带来的风险在增加,自然就要采取行动。 他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 和王云祥的秘书联系还算顺利,只不过这是在春节期间,想沙正阳这样的一个还说不上有多大分量的干部要去向一省之长汇报,如果没有特殊的理由,肯定是会被婉拒的。 一句话就可以打发掉,假期结束之后到省政府来按照程序汇报,但这不是沙正阳想要的。 沙正阳当然是这么好打发的,他有他的优势。 王云祥的秘书小段他已经打过几次交道,而且私下里沙正阳也和小严接触过一两次,当然这种接触只是一种纯粹公事的接触,不过沙正阳的态度还是让小严很舒服,因为小严清楚沙正阳在王云祥心目中的印象和分量。 有时候一种态度能够决定一个人对你的印象,作为王云祥身边工作的秘书,严一民甚至只比沙正阳小一个月,但是他觉得自己在很多方面比起沙正阳来,简直相差千里。 正因为如此严一民一直对沙正阳抱有很大的兴趣和好感,而对方似乎对自己也一直保持着一种很超然的联系。 嗯,怎么说呢,亲近但不亲密,友善但却不是那种刻意的结交攀援,这种感觉恰恰让严民觉得很合适,可谓恰到好处。 对于一个领导身边的秘书来说,严一民一直对来自外界的这种接触持有很深的戒备心态,过于冷峻清高,容易遭人诟病,而太过活泛圆滑,容易授人以柄,甚至也很容易让领导产生戒心,所以把我其中尺度很重要,他也一直试图找到其中的平衡点,而他觉得自己和沙正阳之间的几次接触和相处,就是最舒服也让他最放心的。 这也让他意识到沙正阳能成功绝非侥幸,更非这是在某一方面表现优异那么简单。 可以说他认定沙正阳的未来不可限量,所以他很乐意在力所能及且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帮沙正阳的忙。 “阳哥,什么事情?”沙正阳是把严一民约出来见面的,就在严一民住的省政府老宿舍外的槐花巷口,这里闹中取静,五十米外就是一处菜市场,但是从这里绕过来人却不多,一个规模不大的咖啡厅在这里,生意一直不错,很多省政府里边的未婚青年都喜欢在这里喝咖啡。 不过沙正阳却没有进咖啡厅,而是把严一民拉上,开出到三公里之外的“外滩咖啡”坐下。 严一民略感吃惊,但是立即醒悟过来。 “别紧张,没什么大事儿。”沙正阳见对方有些惶惑,笑了起来,“过节了,本来想给你拜个年,但我知道你年前忙,身份也敏感,……” “阳哥,别这么说,……”严一民很高兴,他觉得这是沙正阳替他在考虑,以沙正阳长河能源集团副总兼长川实业董事长的身份,真要带点儿东西给自己拜年,自己要也不好,不要也不好,那才真的尴尬,对方真心理解自己。 严一民是巴原山里出来的孩子,人大毕业分回来一直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也是赶上了王云祥下来没带秘书,他的一位在省委常委办当副主任的同乡帮了他一把,推荐给了王云祥,没想到王云祥就这么定了,于是乎严一民就这儿迷迷瞪瞪的就当上了省i长大秘。 严一民要了一杯黑咖啡,他喜欢这种不加任何的纯味,觉得更能让头脑清醒。 “好,不说了,你没回巴原老家?”沙正阳随口问道。 “三十就回去了,省i长提前给我放了假,初三我就回来了。”严一民和沙正阳在一起时的感觉就是放松,既不需要防着什么,也不必顾忌太多,他觉得沙正阳任何时候都能保持着一种从容淡定,这也是他最佩服对方的。 “嗯,回来没给省i长报告?”沙正阳又问。 “怎么可能?领导很体贴我们,让我没事儿就不用过去,我就是每天过去打一头,如果有事儿就做,没事儿就可提前走。”严一民放下咖啡杯,“阳哥有事儿?“ “嗯,要找高官汇报一下工作。”沙正阳沉稳的点点头。 严一民眉头微蹙,思考了一下,“高官好像这两天没太多安排,但是也可能有很多意外,他没让我帮忙,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很急?……” “也不算太急,但是我担心一开年之后高官恐怕一段时间都会很忙,反而找不到机会了,我三月底最迟四月初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所以想提前找领导汇报一下,……”沙正阳也知道这种事情有些为难人,但是对于像严一民这样的秘书,心思灵巧,肯定能找到合适的方式来把自己的意图传递出去,至于说安排倒是说不上,王云祥自己才能安排。 “噢,阳哥要出去?”严一民微微一惊。 “可能要上挂锻炼一段时间,本来就对今年工作有些担心,但是上挂锻炼是一个锻炼机会,很难得,所以不得不去。”沙正阳也没瞒对方,这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有些工作放不下,加上可能还有一些变化,所以想要向领导汇报一下,心里才踏实一些。” 听得沙正阳这么推心置腹,严一民心中也是一热,略作思索,点点头:“行,明日我去领导那里,寻个机会向领导说一下,如果领导同意,我立即通知阳哥,不过我估计时间不会太长,所以阳哥也需要仔细安排。” 虽然料到对方会帮自己这个忙,但见对方如此爽利,沙正阳还是有些感动,但是此时也不是感谢的时候,沙正阳只是点点头:“好,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接下来沙正阳和严一民又摆谈了一阵,话题倒也颇多。 王云祥从当日在广交会期间与省政府秘书长田朝正在白天鹅宾馆与沙正阳见第一面开始,严一民就见识了沙正阳的风采。 严一民深知王云祥对沙正阳欣赏程度,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严一民就很小心的保持着和沙正阳的联系,当双方都有这个意愿和好感时,从接触到靠近再到结交,只需要那么一两次而已,所以比起那种寻常的反复对接,这种拉近的速度要快得多,也远没有那么多客套。 一晃王云祥从内贸部下到汉川来担任省i长也已经两年多时间了,这其中沙正阳屡屡和王云祥有了接触,正因为如此,这种关系才日益密切。 沙正阳直接给王云祥打电话也不是不行,但这是春节期间,沙正阳觉得还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显得更稳妥和礼敬一些,这些小细节须得要把持好。 这期间沙正阳也认真揣摩过王云祥的工作思路和观点,对方从内贸部下来,很重视招商引资,同时对制造业的理解也很深刻,在如何通过扩大制造业来拉动就业和提升产业质量上都有很多属于他自己的看法,另外在打造世界五百强的问题上,王云祥和周远望的观点也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异,这一点寻常人是注意不到的,但作为局内人,沙正阳却是觉察到了。 在这些具体的工作上有细微的差异也很正常,但是具体到长河能源集团和长川实业上来,沙正阳觉得就要认真对待了。 沙正阳可不愿意因为领导在这个问题上一些不经意的决定,导致了未来一个企业的走向发生变化,甚至带来迥然不同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