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立旗 - 还看今朝

第六卷 第一百三十九节 立旗

严一民是一个机敏聪明的年轻人,而且出身也让他养成了十分谨慎的性格,这大概也是他为什么能被王云祥选为秘书的主因。 当然,沙正阳也清楚,领导选秘书肯定不会是因为这样一个因素,但这一点却是关键点。 这也使得严一民在省政府办公厅里没有多少朋友,这让严一民看起来似乎有点儿孤傲清高,但这恰恰是领导喜欢的君子慎独。 严一民在选择结交朋友的对象上也把握了这一点,宁缺毋滥,甚至可以苛刻一些,沙正阳能进入这个范畴,也是他精心筛选的结果。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双方选择的结果,而对象也符合他们各自的期望值。 严一民离开了,沙正阳相信对方能尽最大努力帮自己一把。 以沙正阳自己对王云祥的了解来判断,如果时机合适,王云祥应该不会拒绝自己的拜会。 虽然自己和对方在层次上差距大了一些,但是现在长河能源集团是省里首屈一指的扛鼎企业,而长川实业在国企改革上也已经举起了大旗,凭着这一点,沙正阳相信王云祥应该明白自己找他汇报工作的意图,这还没有算韦庆良和李铭这边带来的压力,沙正阳不相信王云祥会毫无感觉。 当然,沙正阳也不会只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身上,如果严一民那边不能给他一个明确的回应,他也会通过其他渠道来寻找机会,但肯定程序就要复杂得多了,所以最好还是能抢在上班之前,通过这种相对轻松的方式来实现目的。 严一民的效率很高,第二天上午十点过就给他打了电话,领导下午四点半左右有大概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这也算是同意了他的登门拜访。 用了两个小时时间来整理内容,这不比在常委会上的汇报,那基本上是有路径可循的,怎么问都不会脱离轨道,而这种私下的汇报,更多的像是一种单对单的考察了解,领导肯定不会局限于长河能源集团和长川实业这两块的工作来问,问题肯定会发散很宽,这一点沙正阳也有心理准备。 不过总算是对王云祥有一些了解,前期也接触过两次,沙正阳心中大致还是有些谱儿的,不至于手足无措。 但即便是这样,沙正阳也还是有些紧张。 这是他第一次单独觐见主要领导,虽然是自己主动寻找机会,但是他很清楚,如果王云祥对自己没有之前打好的基础,铺垫好的印象,根本就不可能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 而给了你这样一个机会也就意味着,你不能辜负对方的期望,表现如果低于预期的话,丢失的印象分也会让你后悔拿到这个机会。 *********** 沙正阳也没想到王云祥其实就住在槐花巷临近的杏子园。 杏子园是汉都老地名,据说原来有一片杏园,但是所产杏子味道不佳,酸涩难以下口,主人却独爱这篇杏林杏花,所以一直保留到民国期间,后来杏林越来越小,最终湮没在其他杂林中,但是杏子园这个地名儿却一直保留了下来。 杏子园旁边是一条弧形的巷子,名字也就叫杏子园巷,比槐花巷更小。 蜿蜒崎岖的小巷不到一里,呈现出一道弧形,老式的白墙上端用青灰色老旧瓦盖起了屋檐倒是很有点儿古朴气息,但沙正阳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显然是近几年的建筑物。 虽然没有做旧,但是这风吹雨打,青苔也早已经布满了墙壁基脚和瓦檐上,倒是还真有点儿沧桑历史感。 这大概也就是当初建造这一片时候希望达到的效果吧。 王云祥不是汉川人,但是既然来汉川工作,担任主要领导,肯定家属都已经跟随而来。 沙正阳听严一民提起过,王云祥夫人姓薛,是大学教师,原本在燕京师大,王云祥来汉川后,就调到了汉川师大,是教授中国古代文学的,倒是和自己的大学专业有些渊源。 严一民是在杏子园巷东口等到了沙正阳。 沙正阳把车停在了百米开外的一处户外停车场里,步行到这边。 “阳哥来了?”看见沙正阳一身清爽休闲的打扮,严一民心中也有些佩服,觐见主要领导还能保持着这种状态的干部不是没有,但是这么年轻,而且论级别也偏低的,还真罕见。 “谢谢一民了。”沙正阳和严一民握了握手,微笑道:“心里也七上八下,还得要自我放松一些,免得到时候脑子里发空,不知道该如何汇报了。” “阳哥夸张了,您的本事我见识过,省i长也赞不绝口,不过可能时间上有点儿紧,原来说高官五点半才有安排,但有点儿变动,可能五点钟要准备出门。”严一民也有些紧张。 “没事儿,二十分钟就足够了。”沙正阳有心理准备,领导怎么可能按照你的指挥棒来转,就是现在马上取消也一样很正常。 沿着杏子园巷往里走两百米,有一扇老式双扇门,进去之后居然是一个小胡同,仅能容纳三轮车通行,两边应该就是属于那种独家小院了,对面有一个停车场,但车很少。 进了双扇门,再拐左,进门,一个并不算太大的小庭院,天井,假山和水池,加上上还有一株虬枝怪梅,沙正阳估摸着这应该是某一派的盆景风格。 “高官,沙总来了。”在进门处,严一民就抢先招呼了一声,“薛老师,这是长河能源集团沙正阳。” “薛老师,我是沙正阳,您叫我小沙就行。”沙正阳一眼就看见正在摆弄着洗衣机准备洗衣物的中年女性,个子挺高,鼻梁上一副无框眼镜,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模样,注意到沙正阳,也微笑点头:“小沙来了,他在里边练字呢,你们进去吧。” 沙正阳跟随着严一民进门,绕进书房,宽大的桌案上,只穿了一件咖啡色羊毛衫的王云祥正在挥毫泼墨,而旁边已经摆放着一副写好的字了。 “坏崖破岩之水,源自涓涓;干云蔽日之木,起于葱青。” 一气呵成,王云祥这才放下笔,点点头:“正阳来了。” “高官的字写的很有气势啊。”王云祥的字不算好,沙正阳估计应该没练几年,但是很有气势,力透纸背,魏碑体,“这好像是《后汉书》里的话。” “哟,正阳也知道?哦,我倒是忘了,你是学中文的,嗯,《后汉书》丁鸿的话,很有哲理意义。”王云祥点点头,“我这段时间在看《后汉书》,没事儿练字的时候也就写一写。” 沙正阳看了一眼旁边的字,“为国所重,必在得人;报恩之义,莫大荐士”,也是《后汉书》里的字句。 “高官练i字,重在养气。”沙正阳笑了笑。 王云祥乐了,“正阳你这是在暗示我的书法不行么?” 沙正阳大汗,“省i长,您误会了,……” “呵呵,这是实话,我三年前才开始练字,而且公务繁忙,也没多少时间练,只能抽空,而且练字讲求心境,如你所说,养气宁神,可是身处凡世中,哪有那么好的心境,只能自我排解了。” 王云祥摆摆手,笑得很开心,“好了,长河能源和长川实业的情况还不错吧?” “省i长,今天来也就是想要向您汇报一下我们下一阶段的打算和想法,主要是长川实业这边的一些规划,……”沙正阳也知道时间无多,不绕圈子,直接切入话题。 王云祥坐下,严一民已经出门去了,他听得很认真,偶尔插话,也只是问及一些关键问题。 “……” “你们觉得长川实业未来在建筑、房地产和建材这个核心板块可以打造出一个可以媲美长河能源集团的大型企业?嗯,增长点?”王云祥知道沙正阳雄心勃勃,但是他没想到对方把目标定得这么高,口气这么大。 沙正阳也知道对方肯定有些难以置信,的确如此,谁曾想到未来二十年房地产的发展会是如滚雪球一般无可抵挡,二十年后,营收没超过千亿的房地产企业简直都不敢称自己为地产巨头。 “省i长,我们有这样一个基本面的判断,随着国内经济发展带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国内经济会在未来二十年,尤其是未来十年进入一个空前活跃期,老百姓对改善居住条件的强烈需求,会极大的拉动房地产产业的发展,而国内经济发展对道路基础设施的需求也会如此,衣食住行,房地产、建筑和建材与两个字息息相关,而这三大产业都是强者为王,强者恒强,所以一旦确定了目标,我们就要坚定不移的推进下去,……” 王云祥微微点头,基本面的判断符合他的预期,但是他也知道沙正阳并不看好近期的经济走势,“正阳,你好像对近期经济走势不太看好?按照你的观点,未来能源产业也会迎来一个很优美的长期走势才对。” 沙正阳这个时候真有点儿后悔自己太过大嘴巴,观点出去了,忽悠人更难了,但如果观点不表明,日后又如何证明自己的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