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一节 新姿态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一节 新姿态

有想法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连串的动作也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哪怕沙正阳一直认为自己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但是有些事情仍然不是他能改变或者决定,依然故我的按照历史轨迹前行。 3月25日,也就是在全国两会结束之后一个星期,汉川省政府常务会议决定长河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与汉川省投资公司实行整体合并,组建中国长河集团有限公司,由钟广标担任长河集团党委i书记、董事长,原汉川省投资公司总经理赵文轩出任长河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袁增桥、鲁同浩、沙正阳、申云慧、盛华明、谢福才、梅崇新担任党委委员。 其中袁增桥明确为常务副总经理,除谢福才继续担任长河石油的总经理,不在集团兼任行政职务外,其余几人均为集团副总经理,并新任命了晁汉忠担任长河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 先前沙正阳一直希望晁汉忠能够进集团党委,但是却未能如愿,为此他甚至又专门找了林春鸣,希望林春鸣能在这个事情上发挥作用,帮忙给茅向东打个招呼,但是很显然林春鸣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去发挥影响。 倒是沙正阳自己,在这一轮合并整合之后,他在集团党委里的排名一跃超过了申云慧和谢福才,成为集团中排名仅次于常务副总经理袁增桥和第二副总经理鲁同浩的副总经理,也是集团内部的五号人物。 他的工作在分工上也有了一些变化,除了继续担任长川实业董事长外,协助总经理分管战略规划和管理部,而海外战略不再由他负责,而是由新任总经理助理晁汉忠来负责。 集团也再一次进行了扩张,将省投资公司原有资产进行分拆整合,新组建了长河证券、长河保险两家公司,同时在集团内新设战略投资部。 不得不说,省投资公司加入进来,使得长河集团的多元化迈出了重要一步,可以说除了银行牌照外,长河集团已经具备了一个财团模式基本要素,主业、辅业和金融板块都已经成型,而按照钟广标的观点,长河集团进入银行业也是势在必行,这可以打造成为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圈,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包括省投资公司过来这一帮人在内的坚决支持,连赵文轩也大肆赞誉钟广标在这一观点上高瞻远瞩。 沙正阳对此倒是不置可否。 多元化也好,进入金融板块也好,无所谓对与不对,关键在于时机和你自身运作能力,时机好,运作得好,自然就没问题,能变成下一个中信或者华润也未可知,时机不佳,运作能力差,变成后世的分崩离析轰然倒下的德隆,也说不清楚。 韩国的大宇集团作为一个典型马上就要原形毕露了,而大宇集团一直是国内许多领导和企业家们仰慕和学习效仿的对象。 沙正阳不知道领导们在见识了大宇集团的凄惨没落结局之后会不会有其他想法,不过那还要等一等才看得到了。 “沙总,接到集团通知,赵总下个星期可能要来公司调研,已经发函要求我们做好工作准备了。” 橐橐的皮鞋声伴随着傅蕾优美的身影来到沙正阳面前。 沙正阳发现傅蕾在担任总经理之后气质有很大变化,当初担任常务副总时气质凌厉,很有点儿咄咄逼人的感觉,但是担任总经理之后,却一下子收敛了许多,有点儿锋藏匣中的味道。 “嗯,我知道了,上午集团公司开会,赵总和我说了。”沙正阳点点头。 上午是长河集团组建之后的第二次党委会,之前第一次党委会相当于是一次见面会,明确分工责任,而这一次就主要是研究工作了。 从大框架上来说没有太大变化,实际上从去年后期开始,钟广标已经开始履行董事长的责任,但是很多具体日常工作却丢不掉,袁增桥显然没有做好担任总经理缺位时一个常务副总的心理准备,所以很多工作还只能是钟广标来扛着。 但现在赵文轩来了,很麻溜的把日常工作接管,而且相当的娴熟,反应过来的袁增桥已经没有了多少机会。 虽然在名义上袁增桥仍然是常务副总,但是财务这一块已经设立了专门的财务副总来分管,自然是盛华明担任这个角色,这让袁增桥也颇为失落。 一般说来,集团分管财务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常务副总,一种是专设分管财务副总直接对老总。 这不是赵文轩主动争取的,想到这里沙正阳不得不承认姜是老的辣,钟广标这一招相当的犀利,基本上断绝了赵文轩和袁增桥之间在某些事情上的合作可能性。 但沙正阳也知道赵文轩是无从拒绝,钟广标甚至不需要主动提出来,只要有一丝可能,赵文轩都必须要去为盛华明争取,否则,他根本没办法确立自己的基本盘,盛华明会认为你连这点摆在明面上的利益都不能为自己争取,我站在你这边又有何意义? 所以赵文轩明知道这是一个饵,他也只能去咬钩。 这就是一把手的主动权。 企业内部就是这样,权和利就这么多,你拿多了,别人就拿得少,你要不拿,别人就要拿走,没什么好说的。 关乎自身利益,没有推让这一说。 不过从沙正阳来看,他觉得赵文轩还是太狭隘了一点,过分看重眼前利益,或者说他的自信心不足,担心没有自己的基本盘会被迅速边缘化,这其实也就是一种底气不足的表现。 钟广标的一个试探就戳破了很多东西。 换了是自己,沙正阳就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权力交给常务副总。 这本来是就是主流模式,理所当然,既显示了自己的自信和底气,同时也符合规则,至于说基本盘,如果你一个总经理一踏进门来就要划分所谓的基本盘,那只能说明你自己就把自己置于非主要领导的席位上了。 当然,沙正阳也能理解赵文轩的做法,毕竟他是外来者,而且还和集团的主营业务关系不大,这种情形下你想要赢得认同本身就不容易,所以才去巩固基本盘的做法无可厚非,但是在沙正阳看来,越是如此,你就更应当显得大气一些,否则你就会失去了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这只能说是见仁见智了。 “那赵总来,有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嗯,我的意思是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傅蕾坐下。 合体的西服套装把身材勾勒得很优美,白色的小翻领衬衣很有个性,漂亮的臀线在沙发上挤压出魅力十足的弧线,的确是半老徐娘的风韵暴露无遗。 沙正阳很欣赏,但是却不带半点儿其他味道,他欣赏对方这种气质上的变化,可以让企业显得更具包容性和自信心,不需要那种过于犀利锋锐。 “傅蕾,你想多了,赵总才来,肯定是以稳为主,再说了,他想要什么样的变化?”沙正阳摇摇头。 之前的担心他已经没有了,就算是省里边某些领导有意在一些项目上“有所作为”,除非是得到主要领导的鼎力支持,否则长河集团短期内还是会按照既定方略推进自己的计划,自己也可以安安心心去燕京挂职锻炼了。 “那我就按照我们原来的安排汇报喽?”傅蕾想了一想,“项目上如果赵总要看,我打算陪他去看看汉宛高速和省会展中心,另外就是我们正在规划的汽贸展览区,……” “省会展中心那边还没有开始奠基,你打算怎么看?” 省会展中心是近期长川二建拿下的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总投资12亿,这样一个超级项目也是近期长川实业最重要争取的项目,沙正阳为此亲自三次登门拜访两位主要领导,最终获得了这个项目,竞争者不少,而且都极具实力,不过长川实业也开出了很高的价码,尤其是在垫资这一块上,长川实业也得到了省建行和省工行的背书支持。 “效果图已经差不多出来了,另外奠基仪式虽然还没准备,但是场地周边我们已经开始规划先围起来了,嗯,辅道建设也开建了,我觉得可以看一看,……”傅蕾胸有成竹。 “汽贸展览区还只是一个大架构,嗯,土地报批都还没有拿下来,你这是不是有点儿操之过急了?”沙正阳想了一想。 “沙总,我们几个板块都刚开始起步,现在也只能这么做,规划中的东西,未来有什么变化也很正常,我觉得赵总应该明白。”傅蕾很有自己的主见,而沙正阳也在有意的培养对方确立自己的主见。 “嗯,既然你有把握,就按你的意见办吧。”沙正阳顿了一顿,“房地产板块这一块,哪怕现在暂时没法拿出样板来,但在综合规划和构想上要好好措辞,到时候汇报材料交给我,,我要审一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