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二节 新去向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二节 新去向

赵文轩来调研,长川实业需要如实汇报目前公司的主要工作思路,其中建筑和建材两个板块都属于常规性的,目前有几个既有项目,也有实打实的东西。 唯独房地产板块被列为了重中之重,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向,而且规划中也要求房地产从汉川省内除汉都市以外的所有城市进行收缩,而将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定位于京沪两市。 这个变化要赢得赵文轩的认同,还需要费些心思。 当然,并不是说赵文轩不认同,长川实业就必须要调整了。 这是前一届集团党委已经批准的规划,目前钟广标还是董事长,集团党委仍然支持,但沙正阳不希望在这一块上受到赵文轩这个意外因素的反对而耽搁。 作为总经理,赵文轩未来如果要制造麻烦和障碍还是很容易的,所以这一点上,沙正阳希望解决这个问题。 好在赵文轩虽然对石化煤炭产业这些长河集团的主营业务不是很熟悉,但是作为投资公司老总,对于房地产却不算太陌生,这一块上要说服对方,虽然要花些心思,但是沙正阳还是有些把握的。 目前国内经济形势也有了一些细微变化,沙正阳相信对方是看得到的,但是煤炭市场目前还看不到降温的迹象,要到下半年后才会陡然转向,但在房地产这一块上,已经有一些风向出来了,尤其是全国两会前后的种种风声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沙总,这一块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我让小黄马上拿过来你审一审,辜科凡的几个想法我也列入了,我觉得赵总只要不带有偏见,应该看得出这里边的远景。”傅蕾很有信心。 “傅蕾,不仅仅是规划问题,要根据今年‘两会’的一些精神,有针对性的提出我们对未来房地产业的一些看法和设想,以及根据这些观点做出应对之策,我觉得这一点可能很重要。”沙正阳字斟句酌,“赵总是搞投资出身的,对政治经济气候的变化很敏感,也很关注,我们要善于捕捉到领导的关注点,才能做到有的放矢。” 傅蕾细细的品味了一下沙正阳话语中的意思,慢慢回过味来,看样子沙总在大方向上已经有把握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具体的领域获得对方的认可和支持。 “我明白了。”傅蕾点头。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已经有代表提出了住房制度改革的一些设想,而且据说也获得了中央高层的首肯。 普通百姓对住房需求的要求日益提升,特别是城市普通民众对住房条件改善有着极其强烈的意愿,而目前国内这种单位建房个人无偿居住的方式明显已经无法适应,如何来解决住房需求,既要做到有步骤稳妥有力的解决这个问题,又要结合当下国家企业事业单位这些普通干部职工的薪资水平,这是一个非常复杂而系统的问题。 长川实业早就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全方位的研究,年前沙正阳、傅蕾和辜科凡以及长川地产的几名高层把长川一建和长川二建的吕雪松、魏君雍几人都召集在了一起,就这个问题进行了专门的研究探讨,这主要是对未来的政策进行一个预测,而沙正阳也给出了相当明确肯定的答案,那就是今年内,国家住房制度必定会进行改革,而且是前所未有的颠覆性改革,那就是要全面推进商品房制度,实现住房商品化。 而在这个政策出台之际,肯定还会有一个缓冲期,这个缓冲期基本上就是党政企事业单位和国企、集体企业为所有职工解决福利房的最后一次机会,只要条件允许,估计都要为职工们解决一套住房,而作为长川一建和长川二建应当抓住这个缓冲期大力拿下这些项目,扩大营收。 对于长川地产来说,福利房不重要,他们的重心将要放在一旦住房商品化这种制度一旦确立,老百姓,尤其是城市普通居民对住房需求爆发,那么如何来抓住这个机遇,大家一致认为应该从两方面来抓,一是抓旧城改造,二是抓新土地储备。 旧城改造可以直接获得很大的收益,促进企业发展,当然这项工作不是那么简单,尤其是要在京沪两地切入,就面临和京沪两地本土国有房企的竞争,但是就目前了解到态势来看,京沪两地的国有房企显然都还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巨大的契机,或者说他们并没有完全做好面对这样一场机遇到来可能带来的波涛。 上帝从来都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沙正阳和傅蕾以及辜科凡都认为在这一块上,有着长河集团做后盾的长川地产是大有可为的。 长川地产要进入京沪立足发展,离不开长川实业的支持,更离不开长河集团的支持,无论是政治资源还是资本资源的支持,在房地产这一块上,尤其是刚刚进入商品化阶段的房地产业,对前者的需求更重。 可以说你没有国企这块牌子,甚至连旧城改造这个门槛都进不去,即便是有,作为外来者,你要插足,那么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但是值得。 “沙总,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敲定?”沙正阳上挂锻炼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傅蕾也很关心。 “估计下一周就应该有消息下来吧。”沙正阳也很期待,苏伦康已经回来了,昨天他就打电话联系了,这家伙还在休整,听得出来心情很好,很显然这半年的锻炼让他受益匪浅,所以也是在电话里给沙正阳打气。 问题是到现在究竟去哪里沙正阳也不清楚,那边省委组织部也没有一个说法,沙正阳忍住给林春鸣打电话的念头,这不是哪一个人能决定的。 ********* “嗯,这个想法不错,不过要明确一点,成立这个机构的目的是要加强党对大型企业的领导,这个领导我的理解是多层面的,含义比较广而深。”扶了扶眼镜,老人抬起目光,看着坐在下首的几位同志。 “目前国企改革已然拉开大幕,我们的责任重大,如何来更好发挥党的领导作用,让作为我们公有制经济主体的核心骨干企业迎难而上,有所作为,这是摆在我们在座大家面前的历史责任,可以说我们的探索将是历史性的,会为下一步更好的抓好国有企业发展工作奠定基础,……” 下边几个人都记录得很认真,不时点点头。 “这个筹备组的人员要精心挑选,不要拘泥于框框架架,因为我们这是在做一项以前从未做过的工作,所以要敢于打破窠臼,体改委那边有不少头脑清醒思维新颖的同志,可以好好选一选嘛,还有一些在地方上表现优异,有着丰富经验和创新意识的年轻同志也可以选一选嘛,……” 下边的几个同志对于首长的要求都略感诧异。 体改委那边选人当然没问题,体改委在国家机构改革中已经撤销,变为体改办,体改委虚设为一个国务院议事机构,所以在人员上可以选用,但是地方上选人就有点儿难度了。 既要在大型企业工作方面有经验的,还要对改革探索上有新意见地的,而且大家都注意到了首长提到了年轻干部,这是一个泛指虚指,还是有感而发? 似乎是注意到了下边同志的一些感受,老人点点头:“选人用人上,要多考虑有丰富实际经验的,大型企业工委,面对的就是大型企业,那么大型企业如何巨轮出海,这是未来十年二十年我们都要面对的问题,wto日渐逼近,我们的企业都要在这个规则下学会迎风搏浪,这对于我们的国有大型企业,对于我们大型企业工委都将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 “总理,这一点上,我们也都有一些考虑,一方面如您所说体改委内还是有些同志思路开阔,头脑清晰,同时也有丰富经验,地方上的干部,我们觉得在大型企业的运作经验上,在对未来走向世界迎接全球化挑战上的综合性应对上,恐怕……” “你啊你,不要小瞧了地方上的同志嘛。”老人笑了起来,“眼光放宽一些,不要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别人都不放在眼里,事实上我们地方上一些国企发展势头很猛,不少省市都提出了要打造世界五百强,要大船出海,迎接挑战,一些年轻干部表现出了相当果敢的魄力和勇气,也展示出了非凡的智慧和远见,这些地方国企的表现一样值得我们未来大型企业工委的同志在未来工作中借鉴和参考。” 老人这番话表达出来的意思就很清晰了,不要关上门来称孤道寡,看不上地方上的干部,要全方位多角度的选人用人,优中选优。 这个意思也让一干人若有所思,看来首长对下一步大型企业工委的期望值很高,也寄予了厚望,希望大型企业工委在下一步工作中云集各家智慧,有所作为,而不是坐井观天,当井底之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