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四节 新动向 - 还看今朝

第七卷 静水深流 第四节 新动向

“魏局长你好。”接到对方的电话时,茅向东还真有些惊讶。 听闻对方好像调到国务院下边某个筹备小组筹备负责大型企业管理的一个部门,初步定名为中央大型企业工委。 这个部门的职责和任务以及权限都尚未对外公布,应该还是一个研究阶段,但毫无疑问应该是针对今年就要全面启动的国有企业改革工作,特别是中央直管国有大型企业的改革工作。 茅向东和魏寿喜并不算熟悉,自己走马上任担任组织部长时,对方还在中组部干部五局工作,但是联系并不多。 因为对方是负责企业干部管理,而中组部所管的企业干部,和地方上就没多大关系了,顶多也就是在牵扯到所在地方时征求一下意见,但拿更多的都是程序上的,考察考核都主要是在企业内部。 所以当对方自报家门时,茅向东都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茅部长,有些冒昧打扰了。”魏寿喜话语里还是相当客气的。 他和茅向东的确不熟,因为对方虽然担任汉川省委组织部长,但是时间并不长,他和对方联系也很少,汉川没有什么大型央属企业,加上他的工作范围也相对较为狭窄,所以和对方没啥交道。 “魏局长,你太客气了,有什么需要我们汉川这边协助的么?”茅向东有没有多客套,既然人家都把电话打到自己这里来了,那肯定是有什么具体事务,所以他也就开门见山。 “的确有点儿事情,嗯,可能你也知道我现在调到中央大型企业工委筹备组这边工作,按照中央领导指示,我们工委需要选拔一些工作经验丰富、眼界思路开阔、创新精神强的干部到工委里边来工作,近年来汉川国企表现不俗,我想了解一下,有没有一些合适的人选,比如说在国企改革或者企业经营发展中表现突出的干部,嗯,最好是经验丰富一些的干部,……” 魏寿喜的话让茅向东心中忍不住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是在对号入座么? 这边省里刚确定要让沙正阳到中央部委上挂锻炼,魏寿喜就打来电话了解,而且这指名点姓要在国企改革或者企业发展经营中表现突出的干部,汉川最大的省属国企就是长河集团,沙正阳在其中各方面都表现卓越,难道不是为此而来? 只是茅向东还是有些想不通。 如果上边有着意思,还用得着这么云遮雾罩的绕圈子来?魏寿喜是中组部干部五局副局长出身,眼界很高,恐怕寻常人要想向他推荐干部,也很难获得机会,尤其是在中央如此重视大型企业工委的筹建情况下,所以这种可能性还真不大。 或者真的就是赶上了这个机会? 那沙正阳就真的踩着狗屎运了。 见电话里茅向东半晌没吱声,魏寿喜有些讶然:“茅部长,……” “噢,魏局长,我在听。”茅向东想了一想,“这两年省里国企的确有一些新的改革举措,嗯,我高官河集团组建,也就是按照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精神,要打造世界五百强企业,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在中西部地区打造第一家世界五百强,……” 魏寿喜很耐心的听着。 “魏局长这么突兀的一说,我刚才就在思考,我们长河集团的确有一个年轻干部表现很突出,而且也是我们省里的青年后备干部报到了部里边,不知道魏局长是否知道?” “哦?哪一位?”魏寿喜一愣,他还不太清楚,而且他现在主要工作都放在大型企业工委筹备这边来了,虽然部里边的职务还没免,但实际已经没有在那边办公了。 “嗯,长河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沙正阳。”茅向东略显矜持的问道:“不知道魏局长有没有印象?” “哦,是他?就是那个在《半月谈》上那一位,嗯,长川实业的班子建设改革,我有点儿印象,他是长河集团的副总?副厅级?”魏寿喜有点儿印象了,“他很年轻吧?” “是比较年轻,他是我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现在还不到三十岁。”茅向东对此也很得意。 在年轻干部选拔上,汉川省委走到了前列,前段时间中组部一位副部长也专门提到了这一点。 另外苏伦康上挂锻炼的国家发计委一位领导近期也在和中组部交换意见时提到苏伦康在国家发计委的表现甚佳,口碑很不错。 “唔,茅部长,能不能把他的一些基本情况传真一个到我们这里,我想了解一下。”魏寿喜沉吟了一下才道,在选人用人上他还是比较慎重的。 “嗯,当然可以,不过魏局长,部里边从去年安排布置的选派年轻干部到中央部委锻炼的工作安排吧?其实他本来就是这一次我们省委选送到中央部委上挂锻炼的干部,所以……”茅向东很主动提到。 “哦,是这样啊,那就更好了。”魏寿喜心中也略微放心,上挂干部那就不涉及到调动,这样到大型企业工委来上挂也是锻炼,如果各方面条件都满意的话,再来办理调动也合适,如果不尽人意,那上挂时间一到,让对方回去就行了,这就免了其他调动这方面的麻烦。 “那……”魏寿喜想了一想,“还是麻烦茅部长安排一个人把沙正阳的基本情况和工作经历给我们传真一个过来,我们也先做一个大略了解,这边儿我也和部里边沟通一下。” “行。”茅向东很爽快的应承下来。 魏寿喜第二天就收到了来自汉川省委组织部的传真,五六页,满满实实,可谓相当详实丰富。 魏寿喜也很认真的浏览了一遍。 他没想到这一位年轻干部的经历还真的不简单,居然还白手起家打造起来一家集体企业的巨舰,东方红集团可是大名赫赫,不少影视大作上都能看到他们的广告,而产品更是在身边随处可见。 更为重要的是这一位竟然还当过一任县长,这就很不简单了。 地方上的干部和企业干部可谓泾渭分明的,能在两个领域中都干得相当出色的,屈指可数,尤其是在地方上担任主要领导也干得有声有色,魏寿喜大略品出点儿味道来了。 首长也在真阳去视察过,难怪又很深印象,而且这个家伙还主导了长河能源的出海战略,让中石油中石化他们都吃了瘪,估计应该也是在首长面前露过脸,给首长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他又重新找到《半月谈》上那篇文章认真阅读了一遍,对沙正阳的了解又多了几分。 这是一个很有思维深度的年轻干部,在眼界广度上更是让人吃惊,两者加起来,难怪汉川省委能够破格将其提拔到副厅级岗位上。 只是不知道这个家伙如果调到工委来,能够有什么样的表现。 想到工委这边的工作,魏寿喜就有些头疼。 现在工委还处于一个筹备阶段虽然工作方向、目的和职责已经基本确定了,任务也有一个大的框架,但是如首长所说,工作大型企业工委任务不能是空泛虚化的,那样毫无意义。 你大型企业工委不能把中央的政策精神拿过来自己再解读一下就了事大吉,那就成了一个上传下达的机构,毫无意义,绝对不行。 中央既然成立了这个大型企业工委,那么就是要发挥工委的引领指导作用,怎么引领?如何指导? 你不能下去指手画脚一番,结果却是招来一片骂声,认为你是外行指导内行,滥竽充数,那就成了笑话。 引领要有目标,指导要有针对,你要能拿出让人信服的东西来,才能让人折服。 这些大型国企论行政级别都是高高在上的,你要靠大型企业工委的名头去压人是压不住的,好的要靠真材实料。 想到这里,魏寿喜越发觉得首长的观点很有针对性,如果不在干部中优中选优,工委下一步的工作恐怕免不了就要碰壁遇冷。 所以一些看似并不符合大型企业工委选拔对象干部的常规性条件就可以抛在一边了,一切服从于工作需要。 ******** “什么?中央大型企业工委?”沙正阳听到这个机构名称时还真的被吓了一大跳,这不就是国资委前身的前身么? 当然这个前身的前身实际上经历了两次变化之后,在职责上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变得任务清晰,职责明确了,只不过想到自己突然可能要去这样一个现在连国资委前身的前身都还没成立的机构中去锻炼,他还是觉得有些惊奇。 难道说自己真的可能要被套在企业这一块里出不去了? 方东升和赵建波与自己的一番话还让自己心里边又浮起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没想到这眼前的消息又让自己未来的路径变得扑朔迷离了。 这一次上挂锻炼恐怕未必就是单纯上挂锻炼那么简单了,否则林春鸣不会这么郑重其事的告诉自己。 .com。妙书屋.com